医品弃妃拽上天 第700章 不知又要作什么妖

小说:医品弃妃拽上天 作者:尘烟 更新时间:2021-10-28 11:10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那眼下黄粱和大宛的战事,是什么样的情形了?”白晚舟询问道。

  南宫丞想了想,如是回复道,“黄粱国君的抗敌意志坚定,举国上下都在对战事做准备,招兵买马,在黄粱内,也在黄粱之外。黄粱最近在内部也扩充了不少军力,大宛如此贸然地开战,恐怕是讨不到什么甜头的。”

  “我虽然没有上过战场,也不懂得兵法,但我想两国一旦交战,其余的国家也不能置身事外了,对吧?”

  在南宫丞温和的篦头手法里,白晚舟只觉得头顶上一阵舒适,让她生出些困意来,开口的话也有些含糊了。

  但白晚舟一头秀发长又密,再加上是秋冬天,一时半会干不了。

  南宫丞就是心疼她,也不能让她就着湿头发去睡觉,只能多和她说话,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
  “嗯,你说得对,大宛和黄粱开这一战,若最后输的是大宛,或许也能息势,但如果赢的是大宛,就是助长了他大宛的气焰,接下来的便是东秦、小宛,和其余各国了,确实是不能置身事外。”

  白晚舟抬头去瞧南宫丞,“那咱们东秦和小宛,以及其余的各国,为此都有什么动作吗?”

  “别动,”南宫丞则是摁下了她的肩,这才回答道,“东秦和小宛都已经主动派出兵力增援了,好赖这一战也能暂时压制他大宛一阵子,大宛也就渐渐消停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这不是好事吗?一旦开战之后,想要重振旗鼓再战的话,可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,怎么说大宛也要点时间休养生息的,阿丞为什么还是一筹莫展的?”

  白晚舟横竖是已经听南宫丞说过一阵子了,但她觉得自己听到现在,南宫丞说给她听的都是好事。

  可他却始终蹙着眉,实在是有些奇怪,才生出的这一问。

  “大宛暂时消停自然是好事,可这连带着赫扎和媚娘也没了踪影,隐匿于市,查不到踪迹了。”南宫丞放下篦子,取了一罐桂花头油来,仔细为白晚舟抹在发梢上,才说着,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白晚舟何其聪明,南宫丞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她哪里还不明白南宫丞所担心的是什么。

  只是就连以南宫丞的手段都找不到的人,白晚舟也没有办法。

  只能宽慰道,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虽然不知道他们大宛又在憋着什么坏点子,我们不掉以轻心就行。”

  南宫丞点点头,从白晚舟身后将她环住,气息扑在白晚舟颈间,痒痒的,暖暖的,“放心吧小舟,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让赫扎伤害你和二宝一根手指头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也会顾好我们娘仨自己的,只不过你成天要四处奔波,我可能就照顾不到了,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。”白晚舟也紧紧握住了南宫丞的手。

  “好了,头发快干了,我也去沐浴,换上干净衣裳,你先休息着吧。”南宫丞眷恋地松开白晚舟,在她脸颊上留下一个吻。

  “快去快回,我等你回来再一起休息。”

  远在小宛那边,大宛突然偃旗息鼓的消息,也已经传到了小宛国君的耳朵里。

  前阵子他才刚回小宛没多久,是想着国不可久久无君,才想回国瞧一瞧,但刀白龙一家,小宛国君倒是没有强行带回的,只让他们替自己见证了白擎苍的婚事,再举家回小宛来。

  却不想,此时大宛突然销声匿迹,小宛国君心里也没了底。

  “来人,来人!”小宛国君将密报递去烛火里,那封密报很快就化为灰烬,四处消散了。

  外头一直听候的盛公公也闻声入殿,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  “备马车,朕要亲自去东秦把儿子接回小宛!”

  一听到这番话,盛公公立马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连忙劝说道,“陛下,这怎么能行啊!您千金之躯,从前亲自远赴东秦就罢了,但如今正值多事之秋,您怎么还亲自前往啊!这不合规矩啊!”

  “为什么不行?什么规矩不规矩,放肆!朕亲自去接吾儿回国,也不行了吗!”小宛国君的脾气一如既往的臭,对着盛公公就是一顿骂,“你也知道如今是多事之秋,若非朕亲自去,朕如何能放心得下!难道,你想看我这老东西再经历一次丧子之痛吗?”

  被小宛国君这么一凶,盛公公更是被吓得浑身发抖,好半天才憋出话来,“奴才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还请陛下明鉴!只是您是咱们小宛的天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?咱们何不派兵去迎,让东秦那边也派兵相送,这两方汇合,太子也、也更安全些啊!”

  小宛国君却不以为然,“儿子当前,谁我都信不过!别再给朕废话了,快去备马车,我们连夜出发!那大宛静悄悄的,不知道又要做什么妖,再慢点,你能保证我儿没有生命危险吗?快滚去备车!”

  “陛下,陛下啊……”盛公公很怕小宛国君发脾气,但更是担心小宛国君的安危,见劝说不动,立即就哭了出来,哭着央求小宛国君别去,“陛下,三思啊!”

  盛公公央求着,快快就爬到了小宛国君跟前,一抬手,就把小宛国君的两腿都给抱住了,还在卖命地恳求,“陛下,您下旨请咱们的大将军去吧!再不济让奴才这把老骨头去也使得,只是您千万不能自己去啊!求求您了,就听一听老奴说的话吧!”

  小宛国君最烦的,就是盛公公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,被急得头疼。

  却又被盛公公抱的很紧,根本踹不开他,只能吼,“快放开,你若是不想朕立马死了,就放开!等到天一亮朕再走,就更加明目张胆了!”

  “这……”盛公公突然就犹豫了。

  这个时候,小宛国君找到机会,一脚把盛公公给踹开了,抬步就往殿外去,一边跑一边喊,“来人,快来人!快备马车,快备马车,朕要亲自去接儿子回小宛!速速去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