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贝贝江璟辰 第702章 最放松的方式,是和他接吻

小说:汤贝贝江璟辰 作者:明炙 更新时间:2021-03-28 05:23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回到别墅,汤贝贝接到阮琦的电话。

  阮琦说她父母结婚,也准备筹办婚礼,不过他们两个年轻人在家里,总会让他们不自在,所以想要搬回来。

  而且每天让宋舟来回奔波,她也不忍心。

  汤贝贝和她聊了几句家里有两位新成员,阮琦也很期待,还说有很多东西带给她吃。

  两人聊了一会,挂了电话后,汤贝贝又接到一个电话。

  很意外,是温桑会给她打电话。

  难道是检测报告出来了?

  她按了接听,等对方说话。

  “汤贝贝,可惜了,你还是只能姓汤,不能姓温。”

  温桑带着几分笑,但那份笑,带着讽刺,让人听得不舒服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你似乎不意外。”

  汤贝贝说;“我和你们没有亲近感,所以不意外。”首发..m..

  “呵,为什么还要顺从爷爷,做检测呢?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丝侥幸,你会是温家的孩子?”

  “你爷爷坚持说,我只能听他老人家的话,至于我是谁家的孩子,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,所以你和我说这些没意义。”

  汤贝贝听着她的嘲讽,心里很不高兴。

  搞得像是她攀附她温家一样。

  “温小姐,我有点忙,就不恨你聊了。”

  “等等,汤贝贝,你这语气是瞧不上我温家?呵。

  你不是我温家的人,那也是没人要的私生女,破坏人家家庭的罪孽!

  当年要不是你母亲勾搭我父亲,我父母也不会争吵,你不应该生活好好地,还享受江璟辰厚爱。”

  温桑回想,当年因为她母亲,她父母争吵,惹的母亲哭泣,她心里就恨。

  要不是她母亲介入,说不定她父母也不会死!

  她母亲死了,现在她又抢走她喜欢的男人。

  果然,犯贱都有遗传的。

  说白了,温桑还是瞧不上汤贝贝,是从骨子里的厌恶。

  “……”

  汤贝贝磨牙,她这话,还真是刺人。

  没人要的私生女,是罪孽。

  “汤贝贝,你这种人,配得到幸福生活吗?”总是伪装可爱娇俏的温桑,心里太怒,克制不住情绪的讥讽。

  “温小姐,我要过什么生活,不是你说了算。你用这么恶毒的话来讽刺我,你有算什么好东西?!”

  汤贝贝气愤的挂了电话,把手机丢开。

  她郁闷的捂着脸。

  忽而有一个毛绒绒的尾巴蹭着她的腿,她低头看是小安。

  它嘴里叼着球,是想叫她一起玩。

  她收敛情绪,擦掉眼角的泪,叫了一声优优,没有回应。

  又叫了一声,“汤尊小哥哥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贾森走到楼梯口。

  “出去遛狗吧,带优优一起,整天闷在家里,不好。”

  优优这种情况,需要和外界接触。

  可战家人都太紧张她,把她保护的太好,而战优优又是对外界漠不关心的,所以也不会强求,缩在一个角落里反而觉得是安全的。

  贾森叫了一声,小优。

  战优优立即跑过来,“出去遛狗,走。”

  战优优有些迟疑,她没出过门。

  “不走,就不要你了。”贾森边走边说。

  战优优赶紧追上他,说道遛狗,小安似乎是听懂了,放下球去找小康。

  小康跑到客厅,望着汤贝贝,用眼神求证。

  汤贝贝摸着它脑袋,“去给我拿运动鞋,我带你们出去玩。”

  小康立即去打开鞋柜,咬住鞋带,把她的鞋叼过来。

  小安也跑去叼狗绳,把狗绳递给汤贝贝,还蹭了蹭她,让她帮自己戴上。

  这都是江璟辰平时训练的。

  出门必须带项圈。

  贾森看它们如此懂事,还真是羡慕呢。

  他以前很想养狗,但环境不容许,也只能遗憾。

  他伸手揉了揉小安的脑袋,却被战优优握住手腕。

  他疑惑看她,就看她把他的手,放在她脑袋上,她学着狗,趴在地上,两手抬起来,还吐舌。

  “……起来!”

  “摸摸。”

  她想和他亲近,可是他总是板着冷脸,和她保持距离,她总是在尝试各种方式,能讨他欢心。

  汤贝贝忍着笑,试探的伸手,“我能摸吗?”

  战优优看她一眼,倒是没拒接。

  汤贝贝摸了摸,说;“真是乖,有进步了,小孩子都是从模仿开始的。”

  贾森看小丫头还不起来,无奈的伸手摸了摸她脑袋,“起来,你不是狗。”

  战优优慢悠悠的起来,但还是我抓他手腕,要摸她脑袋。

  男人摸着小狗心情会变好,她也想让他心情变好。

  她的思维方式和别人不一样,所以做事也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三人出门,汤贝贝牵着两只狗狗,贾森就牵着战优优。

  到了一片草地,先让两只狗大便,汤贝贝带了塑料袋,把够够的粑粑装进来丢进垃圾桶。

  战优优走到外面,看人来人往,她紧张抓紧贾森。

  人多了,她会不安。

  陌生人靠近,她会惶恐。

  汤贝贝观察着她表情,和贾森商量她的治疗方案。

  贾森头疼,他不是医生,不知该怎么治疗病人。

  但对战优优,他已经尽量好脾气的对待,可也不能一直这样。

  汤贝贝看他有些焦躁的脸色,劝说;“我看得出来,你也不是真的讨厌战优优,你帮忙治疗战优优,就把她当做朋友。

  你要是让战优优恢复到正常人一般,战家欠你一个人情,以后你做什么,也可以找战家帮忙的。”

  贾森诧异的看他,“为什么觉得,我需要战家的帮忙。”

  汤贝贝疑惑,“你要是没有所求,你为什么偷偷跑去战家?难道是因为战家特别大,你想参观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贾森噎住,他总不能说,他和尼尔计划,在战家把她弄死?

  再把她的死因推给战家,江璟辰要寻仇就找战家。

  汤贝贝看着他,露出一个憨笑。

  “小哥哥,有人说我温家的孩子,但我和他们家的人,完全没感觉,倒是你,让我有种亲近感,看看见你,就挺高兴的。”

  “亲近感,是什么样的?”

  汤贝贝也说不好这是什么样的感觉,“似乎内心深处,就有一种,你不会伤害我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那种。”

  贾森垂眸,睫毛抖动。

  亲近感,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。

  但是从他第一次见到汤贝贝,看她笑颜如花的模样,就改变了要杀她的念头,换一种方式来达到目标。

  这种对他来说也是的陌生。

  走了一圈,返回的时候,贾森感觉身边的小丫头还是很紧张,他耐心的说;“没有危险,有我在呢,你不要绷紧神经,不累吗?”

  “累?”

  对于一个习惯性绷紧神经的人来说,都习以为常,条件反射的惶恐,反而不觉得是累。

  贾森揉着她额头,又拍了拍她后背,“深呼吸,放松,放松。”

  战优优仰头,嘟着嘴。

  要亲亲。

  对她来说,最放松的方式,就是和他接吻。

  那一刻,他和她是链接在一起的,他那么勇敢,厉害,她和他在一起,就不会受伤。

  贾森看了眼四周,在公众场合接吻,他心里还真是膈应。

  但小丫头闭上眼睛,嘟着嘴,还真是……让人没办法。

  他起头亲了一下。

  小丫头也真的放松了不少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中午,汤贝贝忽而接到宋舟的短信,让她去一个地方,是江璟辰给她的惊喜,所以别联系江璟辰。

  然后下面还有一个连接。

  她点开链接,是一朵玫瑰花。

  她扬起嘴角。

  她心中好奇是什么惊喜,就坐公交车去宋舟给的地址。

  但是她感觉,总有视线盯着自己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