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贝贝江璟辰 第982章 有些悲痛,语言是无法安抚

小说:汤贝贝江璟辰 作者:明炙 更新时间:2021-03-28 05:23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医生急匆匆的赶来,给战优优检查后,立即叫其他医生把病人推进手术室。

  “快,快,她心跳降速,血压不正常,快点!”

  汤尊听着医生急切的语气,腿都软了。

  兵荒蛮乱的把病床被推进手术室,他顺着墙壁,往下滑,坐在地上。

  怎么会这样。

  明明,她醒了。

  她都醒了!

  战珏几人听到消息赶来,就看汤尊坐在地上,捂着脸,颓废的让众人都迟疑的顿住脚步。

  江璟辰等了一会,过去把汤尊扶起来。

  “医生还没说话,你别沮丧。”

  汤尊借着他的力,站了起来,却弓着背,勉强坐下,他搓了搓脸,又控制不住的的揉乱头发。

  江璟辰询问他,想不想喝水。

  汤尊摇头,看他一眼,不想说话。

  江璟辰看他发红的双眼,于心不忍,让战珏去弄了的一杯热水来,是一杯玻璃杯,他把水杯放在他手心。

  热水能给他暖一暖。

  半个小时后,有护士出来,拿出一份通知书。

  江璟辰看了眼,愣住。

  汤尊抬头查看,是病危通知书,一共三份,主治医生已经签字了,还有一份需要家属签字。

  汤尊移开目光,目光空洞的看向护士。

  “不签字,可以吗?”他询问。

  护士为难,这种事又不是她说了算,但是这个程序是必须要走的,“医生一定会努力救治你的的妻子,请汤先生签字。”

  “不,我不签,我不会写字。”

  汤尊耍赖,捏紧手中的玻璃杯,杯中是热水,捏的太紧,会烫手。

  可是他感觉不到烫,只觉得冷。

  冷的他浑身发抖。

  为什么,要签写这种东西,他不想,一点都不想!

  从小他就是被人选择,养父母不喜欢他,可以打他,骂他,丢弃他。

  到了基地,他为了能活下来,承受着超出他能力的体能训练,为了能让自己有用,他拼命学习计算机,不喜欢血腥,也不得不去执行任务。

  为什么,为什么现在他找到妹妹,找到父母,却要他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写他名字。

  江璟辰看汤尊发抖,背部如拉满的弓,随时都会断裂,还克制不住情绪,低声哭起来。

  他看向战砚,战砚叹气,上前拿走通知书写了名字。

  汤尊抬头,猩红的双眼,像是看仇人一般,盯着战砚。

  战砚和他对视,想说逃避不能解决问题,但是看江璟辰对他摇头,他还是忍着没说话。

  凶他,教训他,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护士离开,汤尊撑不住,发出呜咽声。

  从来,从来没什么事,能让他如此遏制不住的想哭。

  可是他真的控制不住,他不想失去,真的很不想失去战优优。

  谁能来帮帮他,帮他把张优优留下。

  等待,就如头顶悬着一把刀,过去一分一秒,拿刀就下落一分一毫。

  而他们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等待。

  战家虽然有权有势有钱,那又如何呢?

  在生死面前,也卑微如蝼蚁,由不得他。

  凤玲珑感觉气氛压抑,也不敢说话,老实的坐在旁边。

  她和汤尊不熟,可是看和他如此难受,心里也不好受。

  她想去安慰几句,可又不知道说什么,看其他人都沉默,她心想,这个时候或许沉默会好一些。

  因为有些悲痛,语是无法安抚的。

  漫长的一个小时后,汤尊都感觉过了一个世纪,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。

  有护士叫家长的过去推病床,汤尊蹭到的起身,跑过去询问他妻子的情况。

  医生让他别慌,病人只是出现了排药性,已经想办法,之前情况虽然凶险,但结果很乐观。

  医生还感叹,他之前也觉得病人的情况不太好,才会下病危通知书,这个病人也是幸运的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

  汤尊赶紧去查看战优优的情况,她戴了着氧气罩,正在昏睡。

  推着病床去房间,汤尊却不敢休息,一眨不眨的望着她。

  他不是一个善于辞的人,对于一个的好,他只能会埋头去做。

  别人说战优优以前生过病,心智像小孩,和他不合适。

  可是他却觉得,这个女孩给了他别人都给不了的温暖,让他知道自己很重要,活着有了很多期待。

  如果她出了事,他觉得自己也要废了。

  江璟辰还是不放心,就让战珏守着,其他人轮换,战优优生病了,汤尊这样撑着,迟早也会生病的。

  劝不住,他们只能陪着。

  ……

  江璟辰回到酒店,听见小妻子正在和阮琦视频,阮琦说快要预产期,询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。

  汤贝贝很想快点回去,但这边的事还没处理,还要听江璟辰的安排。

  江璟辰想着战优优的情况,恐怕不会太快。

  但为了安抚汤贝贝的情绪,他还是撒谎,说会很快会回去。

  汤贝贝挂了电话,询问江璟辰这边还有什么事,江璟辰找借口说要帮凯文。她想着确实是答应了是凯文,要帮他的,也就没有再多想。

  但是靠近他的时候,她蹙着眉头,望着他。

  “江璟辰,你是有什么事,隐瞒我吗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江璟辰转开视线,心想着是谁和她说着了这件事?

  汤贝贝说;“你身上有消毒水,还有一股药味,和你前一次去医院的不一样,这次要浓郁的一些,还有些芬香,像是香水,又不是正宗的香水,应该是特定场合用的香味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看女人还要在他身上嗅着,江璟辰摁住她额头,“乖贝,你是狗吗?怀孕还能让你的鼻子变灵敏?”

  “不是呀,我只是对你身上的气味比较灵敏,我是担心,某人,会在我怀孕的时候,找小姐姐玩。”

  江璟辰对她扬眉,“江太太,你怎么就确定是小姐姐,不是小妹妹呢?”

  “我才二十一岁,你能玩比我还小的小姑娘吗?啧,你不会对女人要求都是不过二十岁吧,过了二十岁就腻了。”

  江璟辰捏她的脸颊,“在编,在编,我看你别去学舞蹈,就去学编剧,挺适合的。”

  汤贝贝嘿嘿的笑着,抱住他的手臂,再次询问,“你去哪儿了?”

  “去做事了,是一些工作的事,你要是想听,我就和你说。”

  “哦,那你别说了,工作挺辛苦的。”

  汤贝贝殷勤的去倒了一杯水递给他,江璟辰也不客气,接过水杯喝了水,坐下让她帮忙揉肩。

  汤贝贝的手劲加重,轻轻地问了一句,“老公,是工作压力很大吗?你肩膀有点紧张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璟辰闭上眼睛享受着,回想着汤尊今天情绪失控,他很不好受。

  他一直觉得汤尊是个挺坚毅的小伙子,平时都绷着,隐藏着自己的情绪,突然崩溃,这真的是一件很伤人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