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贝贝江璟辰 第1455章 看来是气狠了

小说:汤贝贝江璟辰 作者:明炙 更新时间:2021-03-28 05:23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住进安迪卧室的第一个女人,自然不是符斐然。

  但想到那女人,安迪盯着宽大的床,一时脑子有些乱。

  没有回答她的话,去更衣间换了衣服,就去工作。

  符斐然也不打扰他,就把她带来的东西都放好。

  制造出一些声音,安迪嫌吵,“请安静。”

  符斐然老实的停下动作,走到床边,准备坐下,又被呵斥。

  “别靠近床。”

  “抱歉,我坐沙发,可以吗?”符斐然有些难堪,尴尬的手足无措。

  安迪没有说话,继续看电脑。

  符斐然坐在沙发上,看着他的侧脸,这才平静下来,满眼犯花痴。

  以后他们住一起,感情会越来越好的。

  楼下,段森去阳台找韩真,安慰说;“据我了解,我家家主不是乱来的人,肯定是有原因。”

  “什么原因,能让他带着一个女人去卧室?”韩真反问。

  “……”段森看她伤心,有些无措,不知该怎么安慰。

  韩真深吸几口气,“算了,他也早说过不喜欢我,纠缠没意思,我把他当朋友,以后我也克制点。”

  段森意外的看她,“你挺豁达的,但是,有女人在家主的卧室,你就不能帮家主了。”

  “那就不去他卧室,贝贝嫂子的药,熬了吗?”

  “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韩真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“现在我是城堡里的大管家,真真管家。”

  “啊……?”段森懵了两秒,反应过来,“好,真真管家,委屈了。”

  韩家的小公主,给他家家主做管家,可不就是委屈她。

  但韩真心甘情愿。

  韩真上楼,恭恭敬敬的敲了三次门。

  “家主,晚餐准备好了,请您下楼用餐。”

  卧室内安迪,听见规矩三声敲门声,就知道不是段森。

  段森是野孩子,从小在组织内做事,胆小又懦弱,武力值不高,经常被人欺负。

  在那里弱,就是有罪,被打死那是他活该。

  他救了段森,让他做一些后勤的事,来到格斯特家族,让他来稳住准备的情况,他做的很不错。

  但礼仪这方面,他还需要多练练。

  在现在这栋城堡里,会和他讲规矩的,恐怕就是那个能闹人的祖宗。

  他打开门,就看见穿着女佣装的女人,态度恭敬,微微弯腰,让人挑不出半分错。

  安迪打量她一分钟,“还端上架子了?”

  韩真脸色平和,严肃的说;“我要伺候您,怎么敢端架子,家主,您真会开玩笑,还请您和符小姐下楼用餐。”

  安迪冷哼一声,从她身边走过。

  符斐然也跟过去,不由得多看她一眼,笑着说;“你叫什么,长得真好看。”

  韩真说;“我是真真管家,符小姐,以后有事可以吩咐我做事。”

  “真真管家,你头发真好看,不过你头上的蝴蝶结,太显眼了,有些浮夸。”

  作为管家,打扮的如此花俏,就不合适了。

  符斐然虽然是笑着,但是语气却不怎么友善,带着嘲讽。

  她说自己是管家,但其他女佣都是把头发梳起来,只有她散着头发,还带着一个很少女的蝴蝶结。

  韩真笑着点头,“谢谢符小姐发表意见,这是我平时装扮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,安迪,你的管家,可真年轻,真的能照顾好你吗?

  你的床也是她收拾吗?我在你的床上,发现长头发呢,做事不麻利。”

  “……”安迪看了眼符斐然,最终还是没说话,冷漠下楼。

  符斐然看他走远了,再看韩真,笑着说;“我以后会是这里的女主人,还请真真管家以后,能多多照顾我。”

  韩真客气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  是从骨子里透露的自信和贵气,让符斐然脸色变的难看,气哼哼的下楼去找安迪。

  韩真脸上的笑容也收敛,看了眼安迪的卧室,她压着唇。

  生气。

  这种情绪,是她理智怎么克制都克制不住,像是有一段火要烧起来,怎么灭都灭不掉。

  她都怀疑,会下一秒,真的点一把火,把这间卧室烧了。

  看他们还怎么睡!

  安迪和符斐然坐在一起用餐,韩真就站在旁边看他们吃,她就瞅着安迪,看他还怎么心安理得吃。

  然而,安迪吃的特别香。

  偶尔抬眸,对上女人的目光,他勾着嘴角,对她挑眉,随后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。

  韩真气得攥手心。

  用餐结束,安迪上楼,符斐然坐在客厅,询问韩真关于城堡里的一些事。.xs.co(m)

  完全是女主人的架势。

  韩真当然是不清楚这城堡里是什么情况,段森上前介绍。

  这栋城堡原本是格斯特家族的人住,但家主上位之后,觉得那些人碍眼,该打发的都打发出去,畏惧家主的,也都出去住,平时不会过来。

  还有脸皮厚的,也都是住在别墅那头,不敢轻易过来。

  段森也有手段,让那些人过不了,打扰了家主的清静。

  安迪对那些所谓的亲戚没有一点好感,把他惹烦了,他直接打压,让那些曾经高贵的贵族,狼狈的像一只野狗一样,对他摇尾乞怜。

  韩真瞅着他,小声询问,“格斯特家族的事,你怎么不和我说呀?”

  段森挠头,“你也没问呀。”

  “……”友谊的小船呢?说翻就翻!

  符斐然听着段森的讲述,笑着询问;“你家家主如此优秀,肯定有不少女人喜欢他吧?”

  段森看了眼韩真,客气的笑着说;“符小姐可真是开玩笑,我家家主洁身自好呢。”

  符斐然还是笑着,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韩真。

  这女人和安迪肯定有点特殊的关系!

  她坐了一会,就上楼去安迪的卧室。

  韩真望着她的背影,气得踹了一脚沙发,沙发是实木,沙发没动,她脚疼的她叫了一声。

  “你没事吧,心里不舒坦,也不能伤害自己呀。”段森赶紧扶住她坐下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韩真鼓着脸说。

  段森却不信,给她拖鞋,是想给她检查是否受伤,但第一次看女人的脚,他忽而愣住,一种怪异的感觉击中自己。

  “我真的没事,脚没受伤。”韩真转动脚踝,脚趾想动的时候,发现有些疼,她小脸郁闷。

  段森回神,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仔细检查她的大脚趾,是有些青紫。

  看来是气狠了。

  他让她坐好,他去给她找药。

  韩真看他忙碌,“段森,你可真是细心,以前肯定能把你家家主照顾的很好。”

  段森不好意思,“没有,以前家主不用我照顾,我也没什么用,还总是让家主来照顾我。”

  他打开药瓶,看她上药。

  她的脚很白,像是羊脂玉,也许是年轻,脚上有肉,肉乎乎的,特别可爱。

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安迪站在二楼楼梯口,看见段森在摸韩真的脚,脸色非常难看。showbyjs('汤贝贝江璟辰');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