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贝贝江璟辰 第1793章 我的恋爱观,不接受相亲

小说:汤贝贝江璟辰 作者:明炙 更新时间:2021-08-14 17:19:5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听见别人说自己和江时,周芊芊脸颊一红,心里发虚,赶紧摆手,僵硬的解释;“江时,我的,律师,是得力助手。”

  江时也笑的客气,谦逊有礼,端正雅芳,“我和芊芊是朋友,没有那种关系,你们说笑了。”

  “江时,确实是优秀,我的小女儿,比芊芊大一岁,要不,和你见一面,说不定你会喜欢呢。”

  那人询问周芊芊就是试探,既然两人没关系,江时还没女朋友,那正好可以做媒。

  江时尴尬的笑了一声,“我的恋爱观,不接受相亲,抱歉。”

  “这人都没见,说不定你看上了,是不是相亲的不重要。”那人还极力劝说。

  周芊芊有些着急,真担心江时和别人相亲,“江时,要工作,不谈恋爱,叔叔,别劝了。”

  这位叔叔有些失望,笑着说周芊芊,年纪轻轻,却剥削员工,这可不好。

  江时瞧着女孩,用口语询问,“谁说我工作就不谈恋爱?”

  周芊芊心虚,用手语回答,“你答应了瑞瑞姐姐帮我的,我现在艰难期,你要是谈恋爱分心了,我怎么办?

  你现在别谈,等,等一年后,你再谈,我还可以,帮你找呢。”

  江时嫌弃的冷哼。

  周芊芊抿了抿唇,用手语询问他,“你谈恋爱,会找一个怎么样的女孩?”

  江时没理会她,转身去找韩瑕说话。

  没有人捣乱,有刁难的周芊芊的,她会应付,应付不了就叫江时来帮忙。

  怼人这种事,江时只在他爸爸那里输过。

  晚宴结束,周芊芊坐在沙发上揉着额头,晕。

  江时看宾客都的差不多,才过来叫她,“走了。”

  周芊芊睁开眼睛,看他的时候,他在眼前晃,她抓住他的手,“江时,别动。”

  “我没动。”江时看她绯红的脸颊,这是醉了。

  “不是说酒量很好吗?”

  周芊芊嘿嘿的笑着,摆了摆手,抱住他的腰。

  “酒,好喝。江时,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江时,江时,晕。”

  江时觉得腰有些痒,把她的手扯开,扶她起来,“女王殿下,别低头,皇冠掉了赔不起。”

  周芊芊摸着头上的皇冠,笑着说;“不掉,不掉,江时,江时,你别晃了。”

  这是醉的很严重了。

  江时轻叹,把她扯上楼,动作有些粗鲁,周芊芊有些不乐意,气哼哼的喊他。

  到了化妆间,江时正准备去喊人来给她卸妆,周芊芊却抓着他不放,怕他丢下自己。

  江时皱眉,把她的手解开,她又缠上来,还抱住他的腰。

  “周芊芊,撒手!”

  周芊芊摇头,“江时,睡,睡觉。”

  “回去睡,别在这里丢人,还有你身上的首饰也要还回去。”

  随便一个都是几千万,弄丢了他也赔不起。

  但是女人缠着他不放,他无奈只能帮她,走到她身后,伸手帮她把项链接下来。

  可项链的小纽扣太小了,他一时解不开,她还乱动,暴躁的都想打她。

  干脆坐下,把她抱到怀里,先把她耳环摘下来,再去解她的项链。

  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她脖颈,不知为何他忽而有些口干,舔着下唇,继续按下纽扣,把项链接下来。

  期间,两人肌肤会接触,江时感觉指尖发烫,都有点抖。

  最后把皇冠拿下来,看女人乖巧的趴在他怀里,睡着了。

  他视线从上而下,扫过她额头,鼻尖,唇……视线停下,他喉结滚动,很快移开视线,打电话叫人来给她卸妆。

  ——

  第二天周芊芊头疼的醒来,走到客厅喝了水,看男人正在看电脑,她好奇的瞄了眼,发现他是在开会,赶紧缩回脑袋。

  “……”江时转身看还穿着睡衣女人,把电脑镜头往旁边挪了挪,蹙着眉头,用手势警告她回房间。

  周芊芊对上他的视线,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,她尴尬的赶紧跑回房间。

  “老大,你金屋藏娇,刚才漂亮女孩,是你女朋友吗?”有人好奇的询问。

  “是短发,五官不错,老大,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女孩,都同居了,什么时候带来给我们瞧瞧,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份子钱?”

  “老大,你丢下我们,是不是去和你女朋友约会?啊,重色轻友,老大,你不厚道,说好一起单身,你却偷偷秀恩爱!”

  一群同事调侃,很好奇他的感情史。

  他们老大平时工作太疯狂,有女性示好,他直接丢出一句没兴趣拒绝对方,不知道伤害了多少女孩的心。

  江时嫌烦,“一起工作的同事,你们很闲,可以再接几个案子。”

  “同事?会大清早的穿着睡衣,出现在你电脑前,老大,你这理由好弱。”有人反驳。

  江瑞蹙眉,“看来,你确实是很闲,我再给你找两个案子。”

  “……别,老大,我错了,我不说了。”其他人也都怂了,赶紧把话题拉回到工作上。

  江时是老板,不在公司,平时到点开会就行。

  扣上电脑,他倒了一杯水,喝了一口,转身去浇阳台边的花草。

  听见开门声,他侧头看已经穿好衣服的周芊芊,“现在清醒了,酒鬼?”

  “嗯,对不起。”周芊芊挠头,她有点渴就出来了,没考虑到自己的睡衣,她走到桌边,端起水杯。

  “哎,那是,”

  江时看女人端起自己的水杯,喝了一半,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。

  “嗯?”周芊芊不解的放水杯,再看桌子另一边还一杯水,这才想起来,那才是她倒的水,所以这一杯是江时的?

  她扶着额头,可能是酒还没醒。

  江时放下水壶,走过来坐下,瞧着她,说;“周芊芊女士,第一天工作,合作就出状况,我很怀疑,这一年,能不能愉快的进行下去。”

  周芊芊赶紧点头,“会,必定会。”

  “呵,”江时想喝水,但看着她手边的杯子,还是放弃,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水,说;“吃了早餐,就看周氏的资料,上班前,你必须要做准备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周芊芊知道现在任务繁重,但她必须要做好。

  两人准备坐下用餐,江时的手机响了。

  他按了接听后,就听属下禀报,“江时先生,周旭请去给周蔚治病的医生,死了,周蔚受了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