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贝贝江璟辰 第1817章 别弄疼她

小说:汤贝贝江璟辰 作者:明炙 更新时间:2021-08-25 12:11:2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lw.!无广告!

  办公室门推开,穿着白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人走进来,把袋子放在桌上,说;“晚餐来了。”

  傅绒诧异,“你就是外卖小哥?”

  “外卖小哥?”宋鲤对江时挑眉,两人眼神交换,心领神会的点头,“嗯,我正好买晚餐,就顺道送过来,过来吃吧。”

  宋鲤把晚餐拿出来,口味都清淡,应该也是给她养伤的。

  傅绒一拐一拐的走过来,“麻烦你了,宋医生。”

  “不算麻烦,我也没吃。”宋鲤看她一眼,打开盒子的盖子,端起米饭,开始用餐。

  江时感觉傅绒有些尴尬,随意的说;“宋鲤都是顺路,就别和他客气,再说你这伤口换药,有他帮忙,总比你手忙脚乱的好。”

  傅绒其实不太想打扰宋鲤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,如果因为年少的感情再纠缠不休,那也太遭人烦。

  三人安静的用餐,用餐结束,宋鲤又主动收拾。

  随后就坐在办公室里,也不说话,又悠闲地泡了杯茶,给江时倒茶。

  “……”傅绒没心思喝茶,有点搞不明白宋鲤的意思。

  之前不是对她避之不及吗?

  现在坐在她办公室不走,是几个意思?

  江时喝着茶,慢悠悠的说;“傅绒,你还没付晚餐的钱,某人才厚脸皮赖着不走。”

  傅绒觉得不至于,但还是主动询问宋鲤,晚餐多少钱,她现在就给他。

  宋鲤说;“账单落在车上,我先加你,等会我找到账单再告诉你。”

  “……也行。”傅绒扫了他的二维码,添加好友。

  两人以前是添加了好友,但她决定把他放下,就把他删除了,不想再有牵扯。

  宋鲤放下手机,倒了一杯温水地给她,又说;“用药的时候,多喝水,别喝茶,我先给你换药。”

  “不用,我等会自己换。”

  “不相信我的专业?”宋鲤看着她,反问。

  “……”这叫她怎么答?

  他是医生,处理这点小伤口,用不着怀疑专业,不过,换药的时候难免会触碰,这让她有些别扭。

  可是对上他的视线,要是她扭捏,反而是她矫情。

  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,她拿药过来,以为他坐在自己对面就可以换的,可男人却起身,坐在她同侧的沙发,抬起她的腿,放在他腿上,还帮忙卷起裤脚。

  “……”她有些尴尬的想要缩回腿,却被他摁住。

  “别乱动。”他语气严肃的说。

  傅绒叹气,“麻烦你了,宋医生。”

  宋鲤应了一声,拆开纱布,认真换药。

  此时江时起身,说;“吃饱了,我要出去一会。”

  “哎,”傅绒看他要走,把他们留在这里,不尴尬吗?

  她瞪着他,让他别走。

  江时可不怕她,脚步不停,走出办公室,还关上了门。

  傅绒磨牙,江时肯定是故意的!

  为了掩饰尴尬,她拿出手机,随便刷网页,等男人换好药,她又笑着道谢。

  “谢谢你呀,宋医生,耽误你休息时间。”

  “傅绒,用不着这么客气。”

  傅绒微笑,“这不是客气,是真心感谢宋医生。宋医生如今回国工作,做了你一直想做的事,挺好的。”

  宋鲤盯着她,“你一个人危险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那就不用了,我的腿只是受了伤,还没有残,可以回去。再耽误宋先生时间,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  宋鲤却像是听不到她的话,松开她的腿,到另一边坐下泡茶,慢悠悠的喝茶。

  “……”傅绒张了张嘴,一时猜不透他的目的,又不直接的询问,也就不再搭理他,去处理自己工作的事。

  江时在进来的时候,看两人坐姿是两个方向,就知道还没谈好。

  他对傅绒说;“米妙出了车祸,正在医院里抢救。”

  “是你安排人做的?”

  “没特意安排,就是吩咐了两句。”江时转着手中的手机,又说,“不过,这还不够,那位设计师,也该收拾一下,最后就是张晨的高层,他们想玩脏的,我们也不怕,只要我们没底线,他们心里也不会踏实。”

  傅绒笑着鼓掌,“好,江时哥哥有气魄!我这边也不会落后,在网上的舆论节奏,我也会带起来!”

  江时看了眼时间,“时间不早,我也该回去,你呢,时间怎么安排?”

  还不等傅绒说话,宋鲤开口,“我顺路,送她回去。”

  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“哎,不是,江时哥哥,”傅绒伸手,想要阻止他离开,但江时要走,她哪里拦得住。

  江时到了办公室门口,听见她的喊声,脚步一顿,转身看向傅绒,“宋鲤送你,我很放心,你还有什么要交代?”

  “……”那语气像是要交代什么遗,傅绒扶额,摆了摆手,生无可恋的让他赶紧滚。

  江时走的时候还告诫宋鲤,“傅绒,现在是伤患,你开车慢点,别弄疼她。”

  “你可以尽快的滚。”宋鲤听着他调侃,一脸嫌弃。

  办公室的门关上,傅绒转头看向宋鲤,询问,“你家怎么和我顺路,宋医生,是有话要和我说吗?”

  “我为了方便上班,在这边租了公寓,走吧。”宋鲤走到办公桌前,让她收拾东西。

  傅绒把东西装进包里,起身往外走,之前觉得不怎么痛的脚,换了药后,似乎更痛了,走路拐的更厉害。

  宋鲤上前两步扶住她手臂,“伤口愈合的时候,痛感会加重,用了药并不能缓解,你慢点。”

  男人忽而靠近,傅绒吓一跳,往后面躲开,后背却撞到墙壁。

  “宋,宋医生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可以自己走。”宋鲤上前一步,身体和她贴近,垂眸和她对视,“傅绒,我只是想帮你,你不用反应这么大。”

  “不是反应大,我只是很意外。宋医生,”
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他打断,“傅绒,多年的朋友,就换来你一声宋医生?”

  “是朋友就别在乎称呼。”傅绒摁住男人的肩膀,拒绝他的靠近,笑的璀璨。

  她可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,被自己曾经喜欢过的男人靠近,会失去理智。

  既然选择放下,她就不会再给自己喜欢,让自己又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  宋鲤看她的手,也没阻拦,再次和她对视,“傅绒,就这么对我避之不及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