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恋不靠谱 第8章 倒立的卡牌

小说:网恋不靠谱 作者:巳时春 更新时间:2021-08-03 05:28:0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月川祐低头继续在羊皮纸上写着:

  4月21日,神父德莱登.索托斯房间的地下室,神父饲养的宠物章鱼因为饥饿瘦成了平时一半的体积。神父找来牛奶,冲泡好后喂食章鱼。喝饱后,章鱼产生了睡意,作为父亲的神父开始哄章鱼入睡。

  在句号落下的那一刻,羊皮卷自动燃烧。

  神父德莱登.索托斯惊恐地睁大眼睛,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开始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。他被迫转身,上了楼。

  他的房间里当然没有奶粉,不过厨房里剩余的羊奶,羊奶也算是奶制品。

  随着异能发挥作用,章鱼的体积也从一开始的成年人大小,缩水了一半。

  假如章鱼可以说话,此刻它一定已经大声骂了出来——

  我他妈一点也不想喝奶!更不想睡觉!

  如果不是异能受到限定,月川祐更想加上一句直到章鱼睡着为止。

  颇为遗憾地看了一眼章鱼。

  章鱼害怕:这只邪恶的人类还要对我做什么!

  月川祐正准备找工具去救男朋友,就发现男朋友已经自己下来了。

  望着男朋友仿若无辜的眼睛,月川祐无以对,只能指挥者男朋友找来绳子和木头等装备,准备等异能一结束,就先发制人将神父和章鱼制住。

  异能结束后,章鱼会恢复原来的体积,他们还需要防备章鱼突然增加的力气。

  当然,事实证明,计划不如变化快。

  140字的剧情很快就走完了。

  异能结束的一瞬,不知神父按了什么机关,他脚底石板突然分开。

  月川祐没料到他还有后招,慢了一拍,被他逃走了。

  同一时刻,看守章鱼的男朋友由于“身娇体弱”,一时不妨被暴起的章鱼用触角拍到墙上,后者凭借先天优势,从小水道逃跑了。

  当然,对于这一点,太宰治有话说。

  他并不是“身娇体弱”,而是在章鱼要攻击他的时候,走位灵敏的闪避了过去。

  月川祐为了照顾男朋友的自尊心,只好改口。

  两人搜查一遍密室,没能找到机关,便只能选择先回去了。

  月川祐和男朋友刚回进屋子,就发现其余玩家团团围在一间房间外,气氛异常沉默。

  看到他们两人从外面回来,其他人全都投以异样的眼神。

  月川祐敏锐地停下脚步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,最后还是那名叫伊室沙良的女性玩家先开口询问他们:“你们刚才去哪了?”

  月川祐意识到可能出事了,他不慌不忙地解释了自己和男朋友出现在外面的原因。

  众人没想到两人居然发现了那么多线索,还查出了失踪人口和神父德莱登.索托斯的关系,迫不及待地询问:“那他人呢?”

  “跑了。”月川祐道,也是他失误,因为章鱼杀伤力更加强大,他更多的是将注意力放到章鱼身上,没想到房间居然还有机关,被神父抓住时机逃走了,章鱼也狡猾地借着下水道溜走了。

  虽然众人还没有完全相信月川祐和他男朋友两人的话,不过听完月川祐的解释,看向他们的敌意少了一些。

  “你们围在这里干嘛?”月川祐皱眉,“有人死了?”

  伊室沙良摇头,还不待月川祐放下心来,紧接着就说:“直林裕也不见了。”

  直林裕也便是那名先在船上被扣了六点san值,之后刚进村子又被扣了十点san值的占卜师。

  月川祐和男朋友对视一眼,追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据直林裕也的室友国山哲也——也是最初点出月川祐口中的第十三人是犹大——黑色短发,穿着灰色的青年讲,入夜后,伊室沙良整个人就变得格外不安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

  国山哲也被闹得不耐烦,更何况他一开始就认为玩家当中有“犹大”的存在,所以他试探直林裕也:“你的异能是什么?如果是预知一类的,可以使用一下异能。”

  直林裕也的异能虽然不是预知,但也极其类似。

  一听这话,直林裕也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:“对,我还可以使用异能。”

  占卜师的使用的道具是塔罗牌,国山哲也并不知道占卜出来的塔罗牌有什么含义,只记得占卜结束后,直林裕变得更加疑神疑鬼,先是说门外有人,又说窗外有东西在盯着他。过了一会,又说床下有东西,非要国山哲也去看看。

  国山哲也无奈道:“什么都没有,应该是他的san值掉到了60以下出现的幻觉。”

  san值掉到60以下,确实会更容易被未知的事物吸引,从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。

  “之后呢?”太宰治问。

  国山哲也道:“大概是发现那些确实都是自己的幻觉后,他安静了一会,但很快,就说听到门外有敲门声。”

  其他玩家也附和说,他们也听到了敲门声。

  一般发生这种情况,大家都知道不能去开门,谁知道门外站的是什么东西。更何况早上还被中年男人警告,不管晚上听到什么声音,都不要开门,这样的情况下,更是没人愿意挑战规则。

  国山哲也担心直林裕也会去开门,还想着要不要找个什么东西把他捆绑起来,没想到直林裕也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,就坐在床上发呆。

  国山哲也盯了他好一会儿,见他没有再疑神疑鬼,自己又有些发困,干脆就眯了一会眼睛,迷迷糊糊中听见有“吱呀”仿佛房门被打开的声音,等他醒来后,就发现直林裕也不见了,再一看时间,没多久就要天亮了,想到自己还有80的san值,便决定去询问其他玩家。

  “但是大家都没有看到直林裕也,卫生间也找过了,什么都没有。”国山哲也道,“现在想来,有可能他也是通过那面镜子,去了神父的房间。”

  月川祐没有说话。

  确实有这个可能性,不过他进入地下室的时候,并没有将地下室的门关上,假如直林裕也真的去了神父的房间,他应该就会发现那道密室,但他和男朋友出来的时候,并没有遇见任何一个人。

  耳边听见男朋友问:“你还记得那几张塔罗牌是什么吗?”

  国山哲也看着眼前清瘦的青年,不知为何,被那双看似含笑的双眼盯着,心里莫名生起忌惮的情绪。

  他回想了一下:“好像有一张是穿着盔甲的男人和两个狮身人面像的雕塑?还有一张好像是浑身赤裸的女神手持权杖,四角还画了几只动物……”国山哲也又想了一会,摇摇头,“再多的我就想不起来了……啊,对了!”他想到一件事,惊喜地说,“我记起来了,我会对这两张卡牌有印象,是因为它们都是倒着的,当时好奇,所以多看了几眼。”

  “这两张卡牌应该是战车和世界。”伊室沙良道,“倒立的战车暗示□□的态度和拙劣的方向感,倒立的世界则表示则代表巨大的障碍、精神涣散以及自怜的性格。”

  对上众人的目光,她解释说:“我以前对塔罗牌很有兴趣,所以学过一些。”

  这两张牌的含义并不太好,难怪直林裕也看到占卜结果后脸色会变得更差。

  月川祐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就一直在观察他们的举动,听到其他人提议一起去搜查直林裕也的房间后,他从善如流地跟着大队部。

  进入房间的时候,窗外的光线渐渐明亮了起来,日光透过窗帘铺洒在床上,给床沿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。

  天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