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恋不靠谱 第22章 结束和开始

小说:网恋不靠谱 作者:巳时春 更新时间:2021-08-03 05:28:0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正打算偷袭的伊室沙良停下脚步,她若无其事地笑着:“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  月川祐余光瞥了眼男朋友,见他尚且游刃有余,也不和伊室沙良多话,直接揭穿她:“抽到犹大身份证的就是你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我?”伊室沙良看了眼被月川祐控制着的国山哲也,“我还以为你会怀疑他。”

  “他顶多算帮凶。”月川祐笑了一下,“没办法,女朋友抽到了犹大身份,总要帮助女朋友获胜吧。”

  话落,国山哲也猛地扭头看他,一时连反抗都忘了。

  伊室沙良也十分惊讶,她一点也不意外自己犹大的身份会被人揭穿,只是她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自己和国山哲的关系。

  事实上,也确实如月川祐所说的那样。伊室沙良在进入游戏后,就得到了系统的提示,得知自己的身份是犹大,需要帮助外神取得胜利。

  伊室沙良和男朋友是组队进入游戏的,得知女朋友的身份是犹大后,国山哲也使用了叛变卡牌,这是两人之前一个副本通关的奖励,可以改变玩家身份。

  《末日求生》这款游戏中,并不是每一个副本玩家都能通关,论坛上曾罗列副本与玩家的优劣势,最后得出结论,玩家与外神胜负比为15,玩家就是那个“1”,所以游戏也诞生了叛变卡牌,可以由玩家自由选择身份阵营。

  峰田健太将玩家分成两组的时候,伊室沙良和男朋友正巧被分到了一组,当时她就想到了以“分组对抗”来挑拨玩家之间的关系,没想到却被月川祐一下子否决,只好由国山哲也点出“犹大”的存在,先给玩家之间留下怀疑的种子。

  伊室沙良扫过密室中存活的人数。

  玩家有六名,除开月川祐和他男朋友外,还有一名辅助,一名是神枪手,两人在月川祐说出伊室沙良就是犹大身份的时候,就迅速远离了他们,她之前和玩家套过话,知道神枪手技能刷新时间足有一个小时,而自己和哲也的技能都没使用,再加上她这边还有章鱼,虽然因为游戏设定的缘故,外神降临在章鱼身上,能力被削弱到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,不过她也清楚,别看现在他们还能好不吃力地应付祂,一旦没达成封印的条件,等明天到了,系统依然会判定她胜出,因此她倒也不急,反而有了询问月川祐的兴致: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  “一开始。”

  伊室沙良一愣,她想过无数条自己失败的原因,却没料到到对方一开始就看穿了自己的身份: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们一共有十三个人,以游戏的公平来说,它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将玩家按照6:7阵营划分,所以一开始,游戏就给了我们提示,玩家当中有犹大的存在。”

  “然后我跳出来提出了‘分组对抗’……”伊室沙良喃喃自语。

  月川祐露出含蓄的笑容:“很明显,你不是新人,一名懂得游戏,通关过副本的玩家,是不可能不知道这点的。”

  “那我呢?”国山哲也问。

  “因为直林裕也的失踪。”

  国山哲也苦笑:“果然是他……”但他记得自己清理过现场,“你们那天发现了什么?”

  他们问,月川祐就答,不仅是他们在拖延时间,他同样在拖延时间,他可没有忘记,峰田健太的房间里还有怨灵没有解决。

  月川祐坦白:“一张正位的恶魔塔罗牌。”

  这意味着,玩家受到束缚、诱惑、枷锁,直林裕也留下这张塔罗牌,是想暗示大家,自己受到了同伴的背叛。

  夜幕降临,玩家为了自身安全,会选择呆在房间里,那么直林裕也的“恶魔”,指的便是和自己同寝室的国山哲也。

  “我想你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直林裕也,你们担心他会占卜到什么,于是安排寝室的时候,你们以多出一人为由,让伊室沙良单独住了一间,这样等你解决直林裕也后,就能顺理成章的和伊室沙良组队。”

  国山哲也没有说话,因为事实的真相就是月川祐说的那样。

  在船上的时候,月川祐和男朋友进入宿舍,看到的几名男性玩家,其实也是国山哲也在说服几名玩家抱团,并借机试探出了直林裕也的技能是占卜师。

  事情发展也与他们预想的几乎一致,伊室沙良主动掌握团队发权,分配房间的时候,国山哲也选择了直林裕也作为室友,并使用自己的技能隐藏起直林裕也,因为直林裕也的失踪,令其他玩家投鼠忌器,也不愿意再重新打乱队伍,所以国山哲也顺理成章地与伊室沙良组队。

  这时候,伊室沙良注意到了月川祐和他的男朋友太宰治。这两人非常敏锐,还很聪明,不仅看出了洗手间里的传送门,还发现了神父密道的秘密。

  伊室沙良虽然想将月川祐和他男朋友当成下一个献祭者,但通过相处,她发现两人的实力不弱,如果选择朝他们下手,很难不引起其他玩家的警觉,没有办法,两人只好选择将目标放到了其他玩家身上,顺利地借着调查的名义,成功将另外两名玩家献祭给祂。

  国山哲也不知道青年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目的,但这么长时间下来,他的技能cd已经好了,他的技能是毒师,在入住那天,他就在寝室里释放了容易让玩家产生幻觉的气体,之后以“担心‘不可名状之物’会从窗外进来”为借口关上窗户,成功使寝室成为一个封闭的空间。

  有峰田健太的警告,第一天晚上玩家都希望能平安度过,因此一般情况下,大家都不会打开房门。房间封闭时间越久,产生幻觉的效果越好,直林裕也敏感值又高,很容易就掉入了国山哲也的陷阱。

  国山哲也朝伊室沙良使了个眼色,伊室沙良不动声色地继续试探:“那你是怎么猜到我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?”

  “我和我男朋友被分成两组,另一名玩家和她的男朋友也被分成了两组,当时我就猜测,可能团队里不止一对情侣。能让你们彼此信任,选择同一阵营的,除了利益,当然还有情侣组队的关系。”

  说到这里,月川祐低头看向国山哲也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的技能应该是和迷惑他人神志,造成幻觉这一类相关的吧。”

  国山哲也大吃一惊,没想到他连自己的技能点都猜到了,但随即想到,自己的技能已经施放,他们即使察觉到也没办法摆脱,因此坦然承认了。

  国山哲也:“你猜的没错。”

  月川祐歪了歪头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男朋友的技能刚好可以消除负面状态。”他说的十分谦虚,话语里不掩骄傲的情绪。

  “什么?”

  不等国山哲也再说什么,月川祐干净利落地将他割喉,直接送他下线。

  伊室沙良见状,果断趁着另外两名玩家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杀了他们。

  对上月川祐的视线,她道:“我的技能是吞噬,只要是被我亲手杀掉的玩家,我都可以融合他们的技能,从而提高自身实力。”

  靠着这个能力,她的技能施展的时候,最多可以吞噬三名玩家技能,不过限制也非常高,刷新时间足足有一个星期。

  不过现在只剩下月川祐和他男朋友,伊室沙良打算先解决一个人,之后可以和祂联手再解决另一个人。

  月川祐不确定对方的技能触发条件是不是只有这条,也不准备去实验,他看了眼男朋友的方向,仿佛感应到他的视线,男朋友眉梢一扬,眼里已经含了笑。

  虽然男朋友一直说自己的技能是游吟诗人,不过据月川祐观察,男朋友似乎还对其他玩家的技能免疫。

  趁着章鱼又一阵横扫的空隙,月川祐踩上它的触腕,借势扑向男朋友的方向,两人的默契早已培养,就算月川祐什么也不说,太宰治也能猜到他的打算。

  太宰治笑着伸手接住他,而后手腕一用力,轻盈跳到章鱼的出晚上,再脚下一蹬,人已落到了伊室沙良面前。

  就这样一起一跳间,两人已经交换了位置。

  月川祐为了保护男朋友,力量值和敏捷值都堆得很高,即使技能cd,也能单靠武力应对章鱼。

  伊室沙良没想到自己的技能对太宰治居然毫无作用,知道对方的能力可能克制自己的技能后,伊室沙良也果断选择了空手道。

  她原本以为以自己的实力,对上青年,轻而易举就能将他制服,交起手来后才发现对方实力比她想象中还要好,而且极为精通杀人的技巧,伊室沙良从一开始的进攻到防守,又从防守到躲闪。

  终于,伊室沙良因为一个疏忽,被太宰治干净利落地送出了系统。

  月川祐一边灵巧地躲避章鱼的攻击,一边开启头脑风暴,在视线扫过峰田健太的刹那,他突然灵光一闪,朝男朋友大喊:“我们回去!”

  月川祐猜测,峰田健太妻子真正死亡的原因,绝对不是他说的为了寻找他,而被祂吃了,否则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房间贴满符纸,还寻来妻子的骨灰,将她封印在另一个房间里。

  峰田美沙子的死亡原因肯定和他有关,也许是为了神父口中的“神赐”“永生”,也许是因为妻子发现了厨房里的密室,总之,他最后选择了献祭自己的妻子,并将她永远封印,不得往生。

  月川祐能想到的,太宰治自然早就想到了,他二话不说,抓起峰田健太就跳进了密室里,紧接着月川祐也跳了下来,两人向峰田健太家里奔去。

  章鱼当然不可能放过面前的这两个食物,祂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。

  两人回到峰田健太的家,太宰治提着峰田健太毫不犹豫地往二楼跑去。

  峰田健太察觉到他的目标后,惊恐地张大眼睛:“不!”

  落后一步的月川祐在躲过章鱼的攻击后,他一把抢过放在八仙桌上的香炉和符咒,也迅速地往二楼跑去。

  在踏上二楼楼层的那一刻,系统显示的时间也正式跳到了180000,天黑了。

  贴满符咒的房间被人打开,死在谎与欺骗中的怨灵再次现出身。

  她一眼看到了太宰治和月川祐,想到昨天在他们身上吃了瘪,正欲杀了他们泄愤,随即就看到了被太宰治提在手中的峰田健太。

  那一刻,滔天的怨恨将她包裹,她伸手,任由恨意在心底翻滚:“给我!”

  太宰治当然不会这么听话,他将峰田健太扔向了章鱼。

  章鱼看到食物,触腕下意识将人一卷,正要往嘴里送,触腕忽然被人砍断,卷着峰田健太的那只触腕被抛向了空中。

  章鱼痛得大叫,仇恨顺利转移到了怨灵身上。

  接下来,月川祐和男朋友就当起了观众,观看起章鱼和怨灵的对战,男朋友还时不时点评起两方的动作。

  月川祐本以为双方会势均力敌,没想到很快章鱼就呈现颓势,被怨恨整个撕碎后吞噬了。

  消化完章鱼的力量后,怨灵看向一旁的月川祐和太宰治。

  月川祐果断在香炉里点燃线香。

  却发现怨灵在看了他们一眼后,就朝昏迷的峰田健太走去。她拖着峰田健太走进了贴满封印的房间,随后,房间里传来峰田健太的惨叫。

  怨灵并没有再出来。

  这样就结束了?

  月川祐茫然地看向男朋友,男朋友朝他点了点头,于是月川祐就安心地等待剧情的结束。

  几乎没等多久,面前就出现了一道门,这是副本的出口,它的出现预示着副本的完结。

  “走吧。”男朋友说,随后牵起他的手,打开副本的大门准备出去。

  月川祐落后一步,在即将踏进大门的那一刻,他下意识回头,最后看了一眼副本,隐隐约约看见辉一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出现在走廊的尽头,看到他,还高兴地朝他挥了挥手。

  还没等月川祐再看清楚,人就被男朋友牵进了大门。

  一阵头晕目眩后,月川祐再睁开眼,发现自己和男朋友已经回到了别墅内。同时,耳边想起了一连串“叮咚”“叮咚”的声音,全是通关副本获得的奖励。

  月川祐没来得及查看奖励,又收到了“叮叮叮”的提示音,提醒他家里有访客。

  月川祐匆忙和男朋友道别后就下了线。

  同一时间。

  横滨。

  武装侦探社。

  一名银色短发,穿着白色衬衫,黑色背带裤的清秀少年小心翼翼穿过办公桌,在经过倚着软椅靠背,双脚搁到桌子上,正一副悠闲模样玩着手机的褐发青年时,一个没注意,不小心撞到了对方。

  对方的手机“啪”地掉到了地上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银发少年慌慌张张地道歉,捡起手机递给青年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青年笑眯眯地接过手机,双手密密实实缠绕着绷带,他提醒新来的社员,“以后走路要注意点脚下哦。”

  “是的……对不起!”少年再一次向他道歉。

  离开前,少年不小心瞥到手机屏幕。

  那是一张十分好看的卡牌。

  背景是星光夜色。

  黑发青年微微颔首,五官精致,眼睫垂下月牙的弧度,他身上穿着简单的衬衫黑长裤,腰收的很细,腿又长又直。伸出的左手握着一张羊皮卷,右手捏着一支鹅毛笔。

  卡牌旁还写着青年的名字:

  月川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