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2章 第 2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温荼回家的时候,还特地看了一眼隔壁。

  隔壁的别墅依旧是静悄悄的,可这些年里,却是第一回亮起光来。暖黄色的灯光从门窗之后泄出来,温荼的视线在陆培风房间的方向停留了片刻,很快便急匆匆地收回了视线。

  她努力装着镇定,可吃饭时却心不在焉的,心思早就飘到了隔壁去。

  温母哪里能看不出来,便当做不经意地提起:“隔壁已经搬回来了,我今天还碰到人了。”

  她的话音刚落下,便感觉到女儿的视线立刻落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温母无奈,说:“刚才我和你说了什么,你听清楚了没有?”

  温荼无辜地看着她。

  “好啦,我也不和你说这些,妈知道你想听他的事情。”说到这个,温母面上的笑意也淡了下去,反而是有些担忧地看着她:“陆培风已经有孩子了。”

  温荼愣住。

 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温母,筷子上的食物也没有夹稳,掉到了碗里去。

  温荼不禁放下筷子,坐直了身体:“什么……什么孩子?”

  “我今天见到他的时候,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。”温母担忧地说:“他亲口说的,是他的儿子。”

  自己女儿一直单恋,温母哪里会不知道,住在隔壁的陆培风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,十分出色,她也不奇怪温荼会喜欢上他。温荼虽然胆小,却一直长情,从幼儿园暗恋到现在,可偏偏也因为胆小,才一直无果。

  等到现在,陆培风回国,还已经有孩子在身边,就应该是已经在国外结婚生子,以后温荼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肉眼可见的,温荼一下子蔫了下来。

  虽然她胆子小,可心里想的却一点也不少,知道陆培风回国,她也动了一些念头。可虽然动了念头,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,却是两码事。

  也难怪她做不到。她和陆培风是青梅竹马,这么多年了,却还是没迈出那一步,陆培风连她的心意都不知道,迟早会有喜欢的人。哦,她也不是没有大胆过,陆培风出国留学,她也大胆地追了过去,但也仅此而已,其他什么都没有多做。

  可知道归知道,温荼心里头还是难受的很。

  她饭也吃不下,郁郁寡欢地回到了自己的屋中,又忍不住往窗外看。

  两家的别墅挨在一块儿,她的房间在二楼最东边,陆培风在二楼最西边,因为格局的缘故,两个人房间的窗户正对着。在以前,如果陆培风没有拉上窗帘,她就可以躲在窗户后面偷偷看对面,如果运气好,说不定就可以看见陆培风的人影,只是隔得远,就算是看也看不见什么。可即使是这样的好运气也没有多少回。

  温荼知道自己这个行为有些猥琐,可这会儿她也有些没忍住,凑到了窗户前。

  对面的房间亮着灯,窗帘也没拉上,但是什么也看不见。温荼有些失望,心中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  陆培风都已经结婚了,那她这样做也不太合适。这么多年暗恋无果,也是时候该放弃了。

  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番,温荼将窗帘重新拉上,也没注意到对面窗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。

  陆嘉南看着对面窗帘紧闭的房间,有些不甘心地抿了抿唇。

  他看了好几眼,可还是没有等到对面出现人影,才转身蹬蹬蹬跑出房间,到书房门前才停下,门没锁,但他还是踮起脚来咚咚敲了两下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他推开门进去,熟练地爬到了爸爸的膝盖上。陆培风刚结束视频会议,忙了一天,他的脸上也带了倦色,但抱着儿子的动作依旧十分轻柔,小心护着,防止他摔下去。

  “爸爸骗人。”小孩儿失落地说:“我什么也没有看见。”

  陆培风揉了一把儿子软乎乎的头发,“你白天看的还不够?”

  小孩儿顿时没了话。

 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爸爸一眼,作势要从他的膝盖上爬下去,却被陆培风一伸手捞了回来,抱得紧紧的,让他没有挣扎的机会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是肚子饿了。”陆嘉南飞快地眨着眼,他一说谎时,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。“我只是肚子饿了,去找吃的。”

  陆培风并不拆穿他。

  见爸爸不追究,他又讨好地说:“妈妈还说,下回要我带爸爸一起去。”

  “她真的这样说的?”

  小孩儿顿时来了精神,眼睛亮晶晶的,将今天进入咖啡厅到离开咖啡厅的前因后果全部说给了他听。说完了,他还有些意犹未尽:“妈妈做的蛋糕真好吃呀。”

  陆培风垂下眼眸,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草莓是温荼喜欢的水果,也常常被她用来做蛋糕,现在小孩儿在他面前炫耀,可从前总是温荼主动端到他面前来。他不爱甜食,后来却屡屡回想起,渴求又怀念。

  “但妈妈不认得我了。”陆嘉南难过地说:“我也没有长得很快,妈妈为什么认不出我了?”

  陆培风摸了摸他的头,低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不是爸爸的错。”小孩蹭了蹭他的手心,乖巧地说:“下一次爸爸带着我一起去,妈妈就会知道我是谁啦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回国搬家累了一天,小孩儿念叨着,眼皮很快就开始打架,窝在爸爸怀里昏昏欲睡。陆培风动作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回到了房间里。

  陆嘉南还很小,没有办法离开人,他本来也不擅长带孩子,但这一年下来,也努力学了不少。好在陆嘉南之前被养的很乖,像今天这样忽然从他身边跑开偷偷去见温荼,已经是平日里很少见的大胆举动。

  对面房间里的灯还亮着,从米白色的窗帘透出光来。陆培风倚在窗前,只看着那间灯火,竟舍不得离开。

  初春的夜风有些冷,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,晚风拂过他冷峻的眉目,房间只开了一盏床头小灯,他静悄悄地站着,隐藏在窗边的阴影里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才长长叹出了一口气。

  ……

  第二日,蓝宝石双眸的布偶猫重重地扑到床上,叫醒了还在沉睡中的温荼。

  她呜咽一声,还没有睁开眼睛,熟练地伸手把猫抱到了怀里。可年糕却一点也不领情,后腿一蹬,就从她的怀中蹿了出去。

  温荼才总算是醒了过来。

  拉开窗帘时,她下意识地看了对面一眼。

  对面房子的主人早就起床了,屋子里仍旧空荡荡的,温荼隐约好像看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,可仔细看去,却又什么也没看见。

  她困惑地挠了挠头,转身下楼去了。

  对面的屋子里,陆嘉南蹲在窗户下面,小心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  爸爸提醒过他了,要他不能再随便出现在妈妈的面前,他差点就被妈妈发现了!

  他弓着身体,一步一步慢吞吞地挪到了门口,才慌慌张张地跑了下去。

  “爸爸!”

  陆培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。

  小孩儿凑到了他的面前,扒拉着他的胳膊伸长了脑袋,挡住了他看手机的视线。陆培风这才看向他。

  陆嘉南兴奋地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妈妈?”

  “还不急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先带你去幼儿园。”

  肉眼可见的,陆嘉南沮丧地垂下了头,十分失望。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乖乖应了下来。

  温荼今天还是守在自己的咖啡厅里。

  小佳忍不住问:“老板,你是失恋了吗?今天已经叹了好久回气了。”

  唉,男神已经娶妻生子了,她又和失恋有什么不一样呢?

  温荼忧郁地说:“今天不做蛋糕了。”

  店员们纷纷哀嚎一声,连忙开口讨好,却也没法让温荼的心情好起来。

  到了下午,店里又开始变得空荡荡的。

  温荼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,勉强打起精神来,失恋的郁闷笼罩着她,让她实在提不起劲。偶尔挂在门口的风铃响起,也都是让其他人去招待。

  直到一个熟悉的小客人带着他的父亲走进店中。

  陆嘉南趴在放甜点的玻璃柜前,将每一个蛋糕都仔细看过去,最后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都不是我昨天吃的。”他转头对陆培风道:“爸爸,我昨天吃的蛋糕可好吃啦。”

  小佳忙说:“昨天的蛋糕是我们店长即兴做的,不在菜单里。”

  她说完,又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大客人一眼。

  这位客人她是第一次见,长相十分出众,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商圈里,也属于优质股,以她的眼力来看,身上穿戴的应当都价值不菲。可他整个人冷若寒冰,神色冷淡,最遗憾的是,旁边那个小客人还叫他爸爸。

  帅哥再帅,既然已经结婚生子,那也别人的了。

  陆嘉南仰起头来,“姐姐,那你们店长呢?”

  温荼挣扎着从沙发坐直了身体。

  陆嘉南也发现了她,高兴地拉着自己的爸爸去给她看。

  “我带我爸爸来啦。”他期待地说:“我爸爸可以尝尝这儿的蛋糕吗?”

  见到了爸爸,妈妈总该能认出他了吧?

  温荼抬头一看,整个人都呆了。

  陆嘉南今天特地打扮过,穿了一整套的马甲衬衫和短裤,头发软绵绵的翘着,看上去格外可爱。

  但温荼只看了他一眼,目光就被旁边的人吸引走了。

  男人身姿挺拔,穿着一身熨烫整齐的西装,扣子扣到了最上方一颗,工整又禁欲,他的相貌依旧出色,眉目如远山素雪,鼻梁高挺,长睫微垂,目光清冷,眼中满是冷淡,他面上并无太多表情,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。

  是陆培风。

  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。

  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