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3章 第 3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温荼还记得,自己上回见到陆培风,像这样面对面认真打量他,都已经是高中时候。时隔多年未见,陆培风好像与那时没有什么区别,只有五官成熟了不少,他从前的疏离也变成了生人勿进的漠然,但周身气势尽数收敛,像是沉默的寒铁。

  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一块儿时,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亲父子。手机端sm..

  亲父子?

  温荼的视线艰难地从陆培风身上移开,落回到了小孩的身上。

  小孩牵着爸爸的手,仰着头,眼睛里满是期待。

  “你……”温荼张了张口,她本想说点什么,喉咙却干涩无比。

  她怎么能想到,自己昨天招待了一个小客人,竟然就是陆培风的儿子?!

  温荼昨天就已经失落过一回,可这回亲眼见到,还是忍不住惊讶。

  难怪,她就说,这两个人怎么会这么像。

  她心中的情绪千回百转,最后只能勉强挤出一个惊喜的笑容:“你回来了?”

  陆培风颔首,应了一声。

  他一手牵着儿子,手心里满是紧张的黏腻汗水,等了许久,却没有等到温荼的其他话。陆培风缓缓眨了眨眼,眸光不动声色地将温荼面上的表情收入眼底。有惊喜,有尴尬,有些不知所措,唯独没有他设想中的冷漠。

  “……?”

  陆培风舌尖抵住上颚,忍住了自己的困惑。

  他低头与儿子对视一眼,一大一小,长相相似的两个人眼中是一模一样的困惑。

  温荼问:“我昨天就发现你搬回来了,这次回来,是不打算离开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……”温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看到陆培风冷淡的眉眼,她想要试探的心就缩了回去。在往前这么多年里,这样缩回去的感受也让她十分熟悉,并且感到安心。她看了陆嘉南一眼,舌尖的话一转,便落到了小孩的身上,“这是你的孩子?长得与你真像。”

  陆嘉南眼睛一亮,他悄悄昂起脑袋,骄傲又紧张地等待着妈妈的打量。

  但温荼只看一眼,便移开了视线。他抿了抿唇,唯有脊背挺得更加直一些,小脸蛋绷得紧紧的。

  “是我的孩子。”陆培风顿了顿,提醒道:“他叫嘉南。”

  温荼夸了几句,心中酸溜溜地想:也不知道孩子的妈妈是谁,能让她的男神喜欢上,又能够生出那么可爱的孩子,一定是位十分优秀的女性吧。

  也是,要不然怎么能让她的男神喜欢呢?

  “……”

  小孩长得快,一天一个样,先前他一个人来的时候,温荼没有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。可这会儿两人一起出现,已经表明了身份,温荼却……还是没有任何反应?

  陆培风有些焦躁地抿紧了唇。

  他来之前想过许多可能,唯独没有这种。他不知道温荼是不是故意的,此刻也不能表现出来,而是谨慎地观察着温荼的一举一动。

  “你不认得他吗?”他的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,只有面上神色镇定,看不出异样,仿佛在说着普通的家常话:“你之前应该见过他。”

  温荼茫然地道:“是,昨天他一个人来店里,我就见过一次了……哦,对了,今天你也是来吃蛋糕的是吗?”

  小孩连忙点头。

  “不好意思哦,今天没有做昨天的蛋糕。”温荼温和地道:“要是你愿意等的话,我现在去做一个,怎么样?”

  小孩眼睛更亮,刚准备要点头,可脑袋刚扬起来,又想起什么,连忙朝爸爸看去。

  陆培风看向温荼:“是不是太麻烦你?”

  “不麻烦。”温荼连忙说:“我本来就是要做蛋糕的,只是要提前做而已。只是做一个蛋糕要挺久时间,是不是会耽误你们的事情?”

  “没关系,我的公司就在附近。”

  看出她的疑惑,陆培风解释道:“刚搬到这里。”

  就她平时听八卦来看,刚搬到这里的公司可就只有风途一家。温荼听了两天风途有多厉害,却没想过那个厉害的老板就在自己的眼前,不禁目瞪口呆。

  等回过神来,她又忍不住想:果然是陆培风,以前念书就厉害,这么多年不见,现在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。

  她给两人倒了咖啡与牛奶,然后便系上围裙进了后厨里。

  人一走,陆培风立刻低头朝小孩看去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他问:“她昨天就是这样子?”

  陆嘉南的心思已经跟着她进了后厨里,听见爸爸说话,这会儿也心不在焉的,随口应了一声:“妈妈好像和爸爸说的不一样。对呀,我都和爸爸一起出现了,妈妈为什么还没有认出我?”

  陆培风:“……”

  是啊,他也想知道。

  父子俩对视一眼,一大一小,相似的脸上都是同样满满的茫然。

  甚至是,他原本准备一见到温荼时就说出口的道歉,一时都没有了能够开口的机会。

  陆培风搅动着杯中的咖啡,思绪纷杂。

  小孩频频转头朝后厨看去,心思早就已经飘进了雪白的面粉与奶油里。他坐在位置上,焦躁不安地挪动着屁股。

  做甜品是温荼的爱好,在他有记忆起,家中常常充斥着这种香甜的味道,已经有好久没有感受过。

  陆嘉南转过头:“爸爸!”

  陆培风明白他的意思,他心念一动,点头应允。

  温荼正在忙碌,听见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她转过头,就看见小孩在后厨门口探头探脑,满脸跃跃欲试,与她的视线对上时,圆圆的眼睛噌地亮了。

  温荼笑了笑,侧过身给他空出了一个位置。

  小孩乖乖地跑去洗干净手,然后举着手站在旁边,温荼给他也拿了工具,他就慢腾腾做了起来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小孩的动作虽然笨拙,可竟然还有模有样的。

  温荼惊讶:“你还学过这个吗?”

  陆嘉南点头:“爸爸和我都学过。”

  还有陆培风?!

  温荼下意识地转过头朝外看,却见不知何时,陆培风已经安静地站在门口,沉默地注视着两人,温荼回头与他的眼神对上,他勾了勾唇角,嘴边的笑意还没凝起,温荼先慌乱地转回了目光。

  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,她的动作也变得有些僵硬起来。

  陆嘉南浑然不觉,还想到什么,抬起头来,意有所指地道:“我妈妈做蛋糕可厉害啦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期待地看着温荼的反应。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她心中一口气,全泄了。

  要说做蛋糕……她也不差的嘛!呜呜呜!

  她故作若无其事地道:“那她做的蛋糕一定也很好吃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小孩发泄似的,搅拌的也加重了力气。

  做好的面糊倒进模具里,放进预热好的烤箱之中。烤蛋糕要不少时间,温荼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陆培风,索性又拿起工具,趁着这个时间做起饼干来。

  烤箱里的蛋糕随着加热变得蓬松,香甜的味道充斥着后厨。小孩儿已经忍不住开始吞咽口水。

  温荼看着有些好笑,特地从篮子里挑了一个又大又甜的草莓递给他。他的手小,一只手都有些抓不住,只能放弃其他东西,双手捧着大草莓,一口一口慢慢地啃。即便如此,他的吃相也十分干净,只有嘴巴红润润的,并没有弄脏其他地方。

  温荼看着有些惊讶:“他也太有礼貌了。”

  家中的亲戚家里也有这么小的孩子,可正是调皮的时候,可以见得,陆培风的妻子一定对这个孩子教养的十分用心。

  温荼主动提起:“孩子妈妈是什么样的人?”

  陆培风眸光微沉,视线落在她忙碌的身影上,她的手指纤细白皙,也十分灵活,这是温荼喜欢做的事情,或许连她自己也没发觉,她脸上的神情十分惬意,侧脸专注温柔。陆培风道:“是个很优秀的人。”

  “是你在国外认识的同学吗?”

  “……我们是在同一个学校。”

  温荼暗道:果然如此。

  陆培风考上的是一所名校,那里出来的不乏精英。说来还有几分不好意思,当年一心想着男神,爱情的力量如此伟大,让温荼也咬咬牙跟着考,竟然当真让她给考上了!

  但考上归考上,她不是什么学霸,一半是靠了运气,去的是一个冷门专业,不像是陆培风念的大热门。

  温荼出国全靠着一腔热血,是她做过最叛逆最大胆的事情,只可惜,她明明是为了追陆培风才出国,可真的到了国外之后,却也不敢与陆培风多往来,和前面十几年一样没有半点进展,最后灰溜溜跑了回来。好在学业顺利,也不是一无所获。

  只是奇怪,陆培风都在国外结婚生子了,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?

  温荼有些纳闷,可烤箱适时叮了一声,她立刻将这个疑惑抛到脑后。

  刚出炉的蛋糕带着香甜的味道,把小孩的目光立刻吸引了过来,巴巴地跟在她的后面。因为今天做的蛋糕不打算对外售卖,因此温荼还主动将他抱起,让他来往蛋糕上抹奶油。

  小孩对自己动手的事情感到非常新奇,即便奶油涂抹的凹凸不平,草莓放的歪歪扭扭,在他眼中,也依旧是世界上最可爱的蛋糕。等蛋糕做好时,他忙不迭跑去拉爸爸的手,指挥爸爸把蛋糕拍下来。

  他连吃也舍不得吃,眼巴巴地看着温荼切了三块,接着便紧紧护着,说什么也不愿意再给了。

  陆培风语气严厉了一些:“听话。”

  小孩有些不情愿,他回头看了一眼爸爸,小手倔强地举着。

  这可是他和妈妈第一次做的东西,怎么能分给别人呢!

  他大声道:“爸爸!全都要!”

  陆培风闻掏出手机,温荼哭笑不得,把他拦了下来,“既然是你的儿子,就当做是我请客吧。”

  小孩儿又不高兴地昂起头来。

  怎么会是爸爸的儿子呢,他也是妈妈的孩子呀!

  但陆培风没收回来,他骨节分明的手拿着手机,上面是一个二维码,简洁地道:“加我。”

  温荼咦了一声,乖乖掏出了手机扫码。等人走了,她才茫然地低下头,看着微信里新添加成功的联系人。

  头像与陆培风的风格格格不入,竟然是一个小巧可爱的纸杯蛋糕。

  她原来竟然没有陆培风的联系方式吗?

  明明在得到第一支手机的时候,她就去找陆培风交换了联系方式。从手机号码到社交软件,只是陆培风高冷,他们联络不多。

  但之后……

  温荼连自己什么时候将他的联系方式删掉了也不记得,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,却也毫无印象。

  她又在手机里翻了翻,发现连陆培风的号码都没了。

  奇怪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?

  ……

  陆嘉南费劲地抱着大大的蛋糕盒,他仰头看了爸爸一眼,见冷漠的爸爸并不打算出手帮一帮他,才小大人似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爸爸,你骗人。”

  陆培风垂下眼眸,目光沉沉地朝他看来。

  “你之前还说,妈妈见到了我,肯定会认出我的。”陆嘉南愤愤不平地和他秋后算账:“我都和妈妈一起做蛋糕了,她还没认出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某个男人心中暗想:他也想知道。

  为什么温荼见到他的时候,好像他只是一个许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。

  在他的设想之中,至少会有温荼单方面的对他冷冷语。可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平和。

  但是不对。

  一定是有什么不对。

  陆培风眉头紧蹙,他想了许久,最后掏出了手机。

  列表最上方的是一个熟悉的头像,是刚添加成功的好友。

  他想了想,指尖在屏幕上犹豫的移动,好半天,才发出一句话。

  谢谢,蛋糕很好吃。

  “……”

  叮咚!

  对面发过来一条新消息。

  是一个可爱的小兔子表情包。

  陆培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