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4章 第 4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在温荼的记忆之中,在国外读完大学之后,她并没有直接回来,而是接着读研,研究生毕业后,还接着在国外继续生活了两年。

  也许是无法适应在外面的生活,也或许是温母催促的厉害,她才收拾行李回国。算起来从回国到现在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,温荼回来以后开了一家咖啡厅,竟然生意不错,虽然依旧忙碌,但温荼做的很开心。

  但这么多年的时间里,她的记忆之中,都没有关于陆培风的记忆。

  她等到回家之后,还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删了陆培风,温荼翻了一下自己的手机,甚至连陆培风的联系方式都没了。

  温荼问起来,温母却比她更茫然:“你与他关系不好吗?”

  母女俩无语地互相对视一眼,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  温荼对温母向来是知无不尽,温母也知道她暗恋陆培风的事情,在国外时,两人也经常联系,平时温荼做什么,都没有瞒着她。可关于陆培风的事情,温母却没有从她口中知道太多。

  温母反而比她还要更担心:“你们两个人吵架了?好端端的,你怎么就把他拉黑了?”

  “我不知道呀。”

  温母手指点了一下她的脑袋:“你自己做出来的事情,你自己都不记得?”

  温荼满目困惑:“我连陆培风的面都没见着,更别说吵架了,怎么会把他的联系方式删掉?”

  更让温荼奇怪的是,她竟然一直没有察觉。

  虽然她也没有主动联系过陆培风,陆培风也从不更新朋友圈,但……但她怎么会一点也没有发现呢?

  如果真的是她自己做的事情,她怎么还会不知道?

  温荼想不明白。

  温母担忧地看着她:“虽然医生说没事了,要不还是去复查一下吧,说不定当时撞到了脑袋呢。”

  “之前就检查过了,一点事情也没有。”温荼没放在心上。

  但拿到了陆培风的联系方式,却有一个好处。

  温荼偷看了一眼他的朋友圈,她本来是想看看那位陆夫人是什么样的厉害人物,可惜,陆培风的朋友圈冷冷清清,除了几条公式化的转发之外,一条多余的消息也没有,甚至连陆嘉南都没有在他的朋友圈里露脸,让温荼十分失望。推荐阅读sm..s..

  相比起来,温荼就经常发了,时不时就在朋友圈里生活里的日常事。就连昨天得知陆培风回来的消息后,她都没忍住发了一个欢呼雀跃的表情包。

  想起这个,温荼连忙打开手机,偷偷把那条朋友圈转为自己可见。

  隔壁别墅里。

  陆嘉南趴在爸爸的胳膊上,眼巴巴地看着他翻着温荼的朋友圈,一条一条往下滑,已经看到了半年以前。

  他仰起头来,可怜巴巴地说:“爸爸,我也想要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妈妈的联系方式。”陆嘉南说:“我也想和妈妈说说话,可以吗?”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小孩抿紧了唇,又说:“妈妈都认不出我了,我得多见见妈妈,多和她说说话,她才能把我想起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小孩又等了一会儿,见他还是不松口,表情才可怜起来,眼泪汪汪的,泫然欲泣地看着他。

  陆培风眉目微松,这才道:“你没有手机。”

  小孩想了想:“那爸爸可以送我一个手机吗?我要去幼儿园了,不能在爸爸身边,爸爸不会担心我吗?我需要一个手机,可以经常和爸爸联系,才能让爸爸放心。”

  陆培风瞥了他一眼,小孩儿一脸讨好地看着他,湿漉漉的眼中盛满了祈求。

  他看着这张与自己肖似的脸,毫不留情地直接拒绝:“不行。”

  陆嘉南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温家与陆家是邻居,陆母还在世时,与温母的关系也不错。现在陆培风回国来,温母盛情邀请陆培风一家到家中来吃饭,在温荼知道消息之前,此事就已经商量好了。时间就定在周末的休息日。

  陆培风似乎十分忙碌,温荼每天听看八卦,风途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国内展开版图,大刀阔斧做了许多动作。但即便如此,温荼还是每天都能在自己的店里见到他。

  不知道这是不是陆培风的习惯,她的店里每天开始接到来自风途的外卖订单,但这个大老板却是每天两餐定时出现在店里也因为如此,反而让温荼掌握了他的作息。但陆培风看起来太忙了,温荼识趣的没有打扰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这日,她一早起来,特地化了一个精致的全妆,给温母打下手时也心不在焉的。

  “叮咚!”

  门铃一响,温荼立刻放下手中的菜叶,转身就跑出了厨房:“我去开门!”

  温母:“你……”

  外面的人似乎也十分急切,门铃响过之后,又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,温荼急忙去开门,入眼的却是一束灿烂的向日葵。她一愣,花束也被陆嘉南抱回到了怀里。

  向日葵真的是好大一束,他一个小孩要费力地把手张的好大才能抱住,几乎要将他的小身影都挡住了。

  陆嘉南声音雀跃:“给你!”

  温荼连忙接了过来。

  “这是我亲自去挑的。”陆嘉南期待地道:“你喜欢吗?”

  温荼哭笑不得,点了点头。

  陆嘉南顿时得意起来,彩虹屁接连不断地开始吹:“我一看见它就想到你啦,它长得那么像太阳,你就是我的太阳。”

  也许是在国外长大,小孩儿连说话都是甜蜜语。温荼往他身后看了看,又问:“你爸爸呢?”

  “他说要回家拿点东西,我等不及就一个人先来了。”

  温荼又忐忑地问:“那……那你妈妈呢?”

  陆嘉南歪了歪头。

  他的妈妈?

  他的妈妈不是就站在眼前吗?
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妈妈没有认出他,爸爸也说了,他现在不能对妈妈说他是妈妈的孩子。

  所以小孩顾左右而它:“你不打算邀请我进去吗?”

  温荼牵着他进了房子,小孩到了人前向来乖巧,坐在沙发上乖乖地捧着温荼递过来的牛奶杯。趁着温荼去找花瓶把花插上的时间里,他的眼睛滴溜溜转,飞快地将房子内部的构造打量了一遍。

  原来妈妈的家里是长这个样子啊!

  嗯嗯,这个不错,那个也不错,回去就让爸爸把他们家里也换上。

  很快,门铃又响了起来。

  温荼还在插花,陆嘉南十分自觉地跳下了沙发,蹬蹬蹬跑过去开门。门外果然是陆培风。

  他今日穿了一身休闲装,深灰色的薄针织衫慵懒随性,领口宽松,露出精致的锁骨,皮肤冷白,对比分明。以陆嘉南的观察看来,在他们买花回来后短暂分别的时间里,他的爸爸回去换了一身衣服,身上好像还多了香水的味道,连头发好像也有了一丢丢的变化。

  陆培风的视线往下,落到他的身上,嘴角微微往下撇了一分。

  小孩得意地昂起脑袋,伸出双手,从他手中接过了另外一个花束。

  在花店时,一大一小的意见产生分歧,于是各自买了一束花,他特地早来一步,可就是为了做第一个给妈妈送花的人!

  有了前一个花束垫底,温荼果然没有在意他手中捧着的新花束,只有在陆培风走进来后,她的目光轻飘飘地往他身后瞟了一眼。

  陆培风是一个人来的,身后也没有跟着别人。

  她接过他手中的礼物,没忍住心中的好奇,问:“你的妻子没有跟着你一起来吗?”

  说起来,陆培风都回来好几天了,她好像也没有听说过那位陆夫人的事情。

  “她……不在家里。”陆培风看着她,眼中情绪复杂,沉声道:“一年前,她离开了我们。”

  温荼呆了一下。

  她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:“一年前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……不好意思。”温荼一时有些不敢看他:“我不知道你离婚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陆培风张了张口,想了想,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他们来的时间正巧,温母端出最后一个菜,五个人很快坐到了饭桌前。

  有一张椅子还空着,温母也咦了一声,问:“孩子妈妈没有跟你们一起来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温母还想要问点什么,就看见旁边的女儿疯狂使眼色。

  她愣了一下,还没回过神来,嘴巴比脑子更快地问出口:“说起来,平时怎么没见过孩子她妈?”

  陆培风放下筷子,坐直了身体。

  他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,温父温母投过来的目光之中,对他来说都带着考察般的审视。

  说起来,得到这个邀请都是他的意料之外。他还以为温家已经不欢迎他了。

  陆培风思忖一番,刚要开口,就听到身边的温荼重重地咳了一声。

  温荼小声对温母提醒:“妈,他离婚了。”

  温母果然愣住,连温父也呆了。

  在三人眼中,陆培风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,没有一点不好的地方。相貌出众,事业有成,婚姻幸福,简直是人生赢家!

  但偏偏!离婚了!

  一下子从人生赢家变成了带孩子的单亲奶爸……

  三个人自以为小心翼翼,不动声色的,看着父子俩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怜惜和同情。

  陆培风:“……”

  ……那什么,倒也不必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