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6章 第 6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温荼被温母盯着,去医院给自己的脑子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,才蔫蔫地回了家。

  检查报告要过几天才能出来,她自己反而没有放在心上,还反过来安慰温母:“你看这都一年过去了,要出事早就出事了,现在没有出事,不就代表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吗?”

  “你还说呢?”温母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:“那些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呢,以为自己不记得了,就能躲过去了?要不是陆培风和我说,我还不知道你在外面这么能耐。”

  温荼缩了缩脑袋,不敢再说话。

 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温母又忽然提起:“那你现在怎么想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当然是陆培风了。”温母说:“你一直喜欢陆家的小子,难道我还不知道?原来你在国外,我也管不着你,后来你回国了,可是躲了好几回相亲。你也看到了,他已经结婚了,还有了孩子,你怎么想?”

  温荼小声嘀咕:“那不是还离婚了吗?”

  “离婚了,他也还有一个孩子。”温母直截了当地说:“你要是真想要追他,可得给人做后妈。”

  温荼没声了。

  光后妈这个词,就让她听着心慌慌的。

  她也开始懊恼起来,怎么自己偏偏把关于陆培风的事情给忘了,要不然,她还能知道陆培风在国外这些年发生了什么,又或者是,那位陆夫人究竟是何等人物。

  从小到大,在温荼的幻想之中,陆培风都是那等光风霁月高不可攀的人物,让她一直有那个心没那个胆。可偏偏,这样的高岭之花,竟然已经被人下手折了!

  折了就算了,还给丢了!

  也许是温荼原来对男神的滤镜太厚了,骤然得知这一个消息,颇有种偶像破碎的幻灭感。

  她的少女梦境里,男神完美无缺,无一处不好。

  但现在就好像……就好像……

  就好像本来完美无缺的男神,忽然多了那么一点……一点……或许再多一点点的,小缺憾。

  温荼低眉顺目地道:“不想了。”

  男神也是人,也会动凡心。不再做梦,她也是普通人,既然是普通人,她就要考虑一些现实的东西。

  陆培风长得再好看,再优秀,他也不喜欢她呀。

  温荼试问自己,她连告白都不敢,也没那个勇气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还要给别人的孩子当后妈。她的勇气有没有且不说,陆培风愿不愿意都还是个问题呢。

  如果陆培风喜欢她也就罢了,她也敢再大胆一点,可陆培风不喜欢呀。

  如果陆培风没有孩子也就算了,就算离婚过也可以再恋爱,可他有呀。

  她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,当初还可以凭着一腔热情为爱出国,可放到现在,她就还得做个世俗的普通人。

  所以温荼安安分分地歇了自己的念头,决定将以前的少女心事尘封,成为她五十年后再用来回忆的青春。

  温母叹了一口气,道:“也好。”更新最快s..sm..

  温荼歪过头来看她。

  “既然你都不惦记陆培风了,是不是也愿意去相亲了?”

  温荼动作一僵。

  她抓紧了手机,警惕地道:“也不用……那么着急吧?”

  “怎么不用?”温母一脸严肃:“你的年纪可不小了啊,耽误了这么多年,我也一直没催过你,你看陈阿姨家的女儿,现在孩子都已经两岁了,上回还来和我炫耀呢。”

  温荼不敢和她的视线对上:“妈,我还小着呢!”

  “哪里小?你看,陆培风还和你同年呢,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。你怎么不和他学学?”温母絮絮叨叨:“要是你以前加把劲,把人追到手了,说不定那小孩还是你生的了。”

  怎么越说越离谱了!

  温荼连忙说:“你拐个弯,我去店里看看。”

  “今天周末,店里也没什么事情,有什么好去的?我和你说正经事呢!”

  温荼苦了脸,只好缩回去,听着她在耳边念叨不停。

  温母的动作很快。

  前脚刚说要给她相亲,当天晚上就已经给她找好了合适的人选。

  是温父生意伙伴的儿子,比她还要大两岁,以温荼的眼光看来,自然是样样不及陆培风,可温母却十分满意,催着她去见一面。

  温荼哪里想过事情有怎么快,好在隔天就是周一,一到工作日,她就开始忙碌起来,也有借口可以拖延相亲。但即便如此,温荼还是加了那个张先生的联系方式,早晚几句尬聊。在温母的紧迫盯人下,还约好了周六见一面。

  也因此,温荼万分的想要时间过的慢一些,又或者是到周五晚上的时候,能够直接跳到周日的早上,来逃避相亲。

  周五下午,温荼趴在柜台上,唉声叹气。

  小佳凑过来道:“老板,你今天难道又失恋了?”

  “还不如失恋呢。”温荼撑着下巴,问:“小佳,我记得明天是你休息,你明天有没有空?”

  “明天?不行,我和男朋友要出去约会呢。”小佳笑嘻嘻地说:“老板,你收到过这么多联系方式,是不是也要准备谈恋爱了?”

  温荼垂头丧气地自己做了一杯饮料,躲到了角落的位置去。

  没过一会儿,小佳又过来叫她:“老板,你的小男朋友来找你了。”

  温荼满头雾水,出去一看,才发现是陆嘉南来了。

  小孩看上去是刚从幼儿园放学,身上还穿着幼儿园的制服,天蓝色的上衣,浅棕色的短裤,背着熟悉的双肩包,有些紧张地站在柜台前。温荼一走出来,他便立刻求救似地看了过来。

  陆嘉南贪婪地多看了好几眼,才深吸了一口气,绷着小脸蛋,努力挺起胸膛,一副矜持又端正的模样。

  他说:“温阿姨好。”

  ……阿姨?

  温荼脚步一顿,沉默了片刻,才问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“爸爸还没有下班,但是我放学了。”小孩说:“我肚子有点饿了,所以爸爸允许我过来吃一块蛋糕。”

  其实是他在办公室里撒泼打滚,又哭又求,求到陆培风忍无可忍,才总算点头愿意放他出来。但这么丢脸的事情,陆嘉南当然不可能和温荼说,他擦干净自己的眼泪,这会儿又是一个优雅的小绅士了。

  “可是今天我没有做蛋糕呀。”

  陆嘉南飞快地看了一眼甜品柜里摆着的蛋糕,知道不是温荼做的以后,这些诱人的甜品顿时变得索然无味起来。

  他矜持地问:“那什么是你亲手做的呢?”

  温荼想了想:“那要不我给你做一个三明治吧,这个最快了。”

  小孩点了点头,往双肩包里掏了掏,这回掏出来的就是红色的纸币了。

  付完钱后,他又掏出一个手机,递到了温荼的面前。

  “温阿姨,我可以加你吗?”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她无地扫了码。

  陆嘉南昂首挺胸,十分满意。也不枉他撒泼打滚哭求爸爸,可能是上回他哭的太可怜了,爸爸终于肯愿意给他一个手机了。

  没关系,虽然妈妈不记得他了,但是他还可以和妈妈多说话呀。

  爸爸那么没用,说不定妈妈和他多说几句话,就又想起他了。

  陆嘉南想了想,又问:“那我可以经常给你发消息吗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他这才心满意足。

  温荼去给他做了一个三明治,给他端过去的时候,就看见他正趴在桌上画画。蜡笔画了两大一小三个人,其中一个大人头上画了长发,一看就是个一家三口。

  温荼放下盘子,温声道:“这是画你的爸爸妈妈吗?”

  陆嘉南眼睛一亮,抬起头来:“你想起什么了吗?”

  温荼:“?”

  她缓缓地眨了眨眼,有些不太确定地道:“你们一家三口真幸福?”

  陆嘉南抿紧了唇,又有些失望地趴了回去。

  他画妈妈小人时画得十分认真,给妈妈画上了长头发,花裙子,手中还捧着一个蛋糕。他看来看去,都觉得自己已经暗示的十分明显,可是妈妈就是不开窍,让小朋友十分烦恼。

  做完了幼儿园布置的作业,他才开始仔细品尝起三明治来。

  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三明治,可既然是妈妈做的,那对他来说,意义就十分特殊啦。

  陆嘉南吃着吃着,目光又忍不住被温荼吸引了过去。

  温荼正拿着手机,不知道在和谁聊天,眉头微微皱起,看起来非常为难的样子。

  陆嘉南咽下口中的三明治,问:“你是在和我爸爸聊天吗?”

  “啊?不是的。”温荼放下手机:“只是一个不怎么熟的人。”

  正巧,小佳在柜台后叫了她一声,温荼连忙起身过去。

  她人是走了,可手机却没有顺手带走。陆嘉南看了她一眼,到底是没有忍住,偷偷把脑袋伸了过去。

  手机的屏幕还亮着,他认出来,是微信的聊天页面。他的年纪虽然小,可已经认得不少字了。虽然这样很不礼貌,但陆嘉南也顾不得什么了。

  因为他看见了微信对面那个人备注。

  相亲-张先生

  相亲!!

  他已经五岁了,已经知道相亲是什么意思了!

  是妈妈要给他找新爸爸的意思了!

  陆嘉南一下子坐不住了,他看了柜台一眼,见那边没人注意自己,大胆地掏出手机对着手机屏幕拍了一张,然后立刻背上自己的小书包,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声,双手捧起三明治,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。

  风铃声叮叮当当响起,温荼抬起头来,只来得及看到他如小炮弹一般慌乱跑走的背影,一点也没有平时的稳重。

  风途的员工都认得他们陆总的儿子,看见小孩焦急地站在电梯口,还主动给他按了电梯。

  陆嘉南像一道小龙卷风一般冲出电梯,冲过一排工位,直冲进了最里面的办公室里。

  “爸爸!不好了!”

  他双手紧紧抓着三明治,气喘吁吁地说:“出……出大事啦!”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