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10章 第 10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以小孩的年纪来看,这张照片都已经好多年了。

  “这是什么时候拍的?”温荼摸了摸照片,指尖触感光滑,如果不是看着有些年份,她险些要怀疑这是p出来的。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  “是在夏威夷。”陆嘉南抿紧了唇,紧张地看着她的反应,“我们一起去的,但是你不记得了。”

  温荼的确是一点也想不起来。

 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和小孩从前还见过面,一起去海边玩过。在温荼的记忆里,没有一点小孩的影子。

  “你爸爸说,你刚出生的时候,我去看过你。”温荼顿了顿,道:“但我不记得了。”

  陆嘉南失落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和你不止见过这一回是吗?”温荼主动往后翻了翻,竟然还真的看见了好几张合照,从海边到游乐园,照片里的小孩也在逐渐长大。

  从这些照片看来,在陆嘉南的成长轨迹中,每个时刻都有她的存在,两人姿态亲昵地抱在一起,就像是家人一般,可温荼却毫无印象。

  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一部分关于这对父子俩的记忆,可也是陆培风亲口与她说过,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温荼也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她以为,自己只是偶然与陆培风见过几面。

  陆嘉南观察着她的脸色,应道:“是,这些地方,都是你带我去的。是爸爸帮我们拍的照片。”

  温荼把眼前的照片一张一张翻过去,最后又翻回到了那张沙滩的合照。

  她指着照片,又问了一遍:“是夏威夷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温荼记得夏威夷的那次旅行。

  她一直对辽阔碧蓝的大海向往已久,可惜一直没有多少机会,直到研究生毕业,为了庆祝顺利结业,她才去了一回。可在她的记忆之中,自己却是一个人去的。

  说起来,她并不是一个大胆的人,除了留学之外,从来没有一个人独自出远门过,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次旅行却是一个人动身——也不一定是一个人,只是她的记忆中是如此,甚至她还没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  “我们一起旅游过很多次吗?”温荼想了想,改口问:“你认识我很久了吗?”

  陆嘉南重重点头。

  “之前你爸爸还说,我们并不熟……”温荼哑然,想起第一回见面时,小孩还问自己认不认得他。温荼有些歉意地看着他:“不好意思呀,我把这些都忘了。”

  “不怪你。”陆嘉南摇了摇头,一本正经地说:“都是爸爸的错。”

  温荼不禁失笑。

  她心中想:好嘛,她也不是真的没有那么胆小,至少她追着陆培风到国外之后,还和陆培风成为了好友,要不然,陆嘉南也不会认得她……

  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至少有其他人记得。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自己的故事,这感觉还挺新奇的。

  “你能不能和我说说我以前的事?你看,我什么都忘了,不说别的,就说这张照片……”她点了点海滩的合照,问:“在那里发生了什么?”

  陆嘉南精神一振,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。

  他虽然年纪小,可记得不少事情了,回忆起来逻辑清晰,思维缜密,只差恨不得带着温荼身临其境一番。

  温荼听到一半,听着有些不对,她打断问:“那你妈妈呢?”

  怎么这小孩话里只有陆培风和她呢?

  陆嘉南眨了眨眼,后知后觉地补充道:“哦……我妈妈也去了。”

  温荼:“……”行,行吧。

  “你接着说。”

  在陆嘉南的口中,这场旅行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那会儿他已经两岁了,可一家人却从未一起出过远门,一方面正好温荼毕业,另一方面更是为了带陆培风散心,三人才有了第一回的家庭旅行。其实还有一张三人的合照,可惜并没有带回来,让陆嘉南有些遗憾。

  他说了旅行时的事情,又说起了平常。

  陆培风事先叮嘱过他,不能乱说以前的事情,但这会儿,他还是忍不住偷偷说了一点。

  “以前你经常做蛋糕给我吃,还有小饼干和布丁,你做的这些点心都可好吃了,我每次都会吃光,你还记得吗?”陆嘉南眼巴巴地看着她:“你走了以后,我就再也没吃过啦。”

  “我经常做吗?”

  “嗯嗯!”陆嘉南掰着手指头,数了好多点心的名字,意犹未尽地说:“我现在还想吃。”

  温荼微哂,说:“等有机会我再做给你吃。”

  小孩高兴不已,看了看她,又补充说:“我妈妈也会做。”

  温荼心想:很可惜,她把陆夫人也忘记了。

  听小孩的话,她曾经和陆培风一家来往还挺多的,只是不知道为何全忘了。温荼也对自己缺失的那些记忆好奇起来,她翻了翻相册,却没有找到第四个人的身影。

  “你和你妈妈的合照呢?”温荼问:“这些照片里没有你妈妈的吗?”

  “应该……有的。”陆嘉南支支吾吾地说:“剩下的……没有带回来。”

  温荼有些失望。

  在这对父子俩口中听说了这么多陆夫人的故事,温荼也想亲眼见见。

  那一定是个十分优秀的人吧?

  相册翻过最后一页,陆嘉南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。

  有温荼在,也饿不到他,温荼直接把他带回到了自己家里,温母早就准备好了几个人的午饭。小孩吃的十分满意,大声夸赞说:“这比我爸爸做的好吃太多啦!”

  “你爸爸也会做饭?”

  “以前是妈妈做的。”小孩看了温荼一眼,又接着说:“但是妈妈离开之后,我和爸爸吃了好久的外卖,医生要爸爸学这些,他后来就会了。唔……就是不太好吃。”首发..m..

  “医生?”温荼没由来想起来在书桌上看见的那些小药瓶,“什么医生?”

  陆嘉南夹起一块糖醋里脊,满脸无辜地说:“儿科医生呀!”

  温荼恍然大悟。

  也是,一个单亲爸爸带孩子,陆培风那么忙,难免会有一些疏忽。不说别的,光是让五岁的小孩一个人待在家里,只让他吃外卖,就已经是很不负责任了!

  小孩吃得肚皮滚圆,回去时还恋恋不舍:“我下回还可以来吗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“温阿姨,你真好。”小孩腻歪进她的怀里,抱着她的腰,甜甜地道:“和我妈妈一样好。”

  温荼搂住他,哭笑不得地说:“那还是你妈妈更好一些。”

  小孩不吭声了,哼唧哼唧地把脸埋进她的怀里,心里头嘀嘀咕咕的,又在肚子里把拖后腿的爸爸埋怨了一番。

  陆培风是下午两点钟才回来。

  陆嘉南被温荼哄着去午睡了,躺在自己的小床里,小脸睡得红扑扑的,小肚子上盖了一条被巾,随着呼吸一起一伏。即使是睡着了,他还抓着温荼的手指不放,温荼也不恼,坐在他的小床边低头玩手机。

  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小孩均匀的呼吸声,她看得专注,鬓边的长发垂落,半挡住了温柔的面容。今天阳光正好,从窗帘半拉的窗外照射进来,落在母子两人身上,温馨得有些不太真切。陆培风站在门口,恍惚有了时光错乱之感,他往后退了一步,轻轻倚在门上,一时不敢往前迈出脚步。

  还是温荼玩累了,直起腰来活动一下酸痛的脖颈,一抬眼就看见了他。

  她吓了一跳,好在还记着小孩在睡觉,才艰难将快要脱口而出的惊呼声咽了回去。

  温荼小心翼翼地从陆嘉南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指,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屋子。

  “你回来了。”温荼关上屋门,怕把人吵醒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回来时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?”

  “辛苦你了。”陆培风提起手中的盒子,微微颔首,示意她接过去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谢礼。”

  温荼认出来,盒子上的标志是一家很有名的甜品店,招牌的纸杯蛋糕既好吃还很贵,每回温荼下手都十分心痛,可偏偏她自己怎么也做不出那个味道。她前两天还在朋友圈里念叨过一回,没想到今天就能尝到了。

  温荼眼睛亮晶晶的,也没有和他客气,她给陆嘉南留了一份在冰箱里,满脸珍惜地拿起一个,看着精致的翻糖花朵,一时竟然舍不得下口。

  陆培风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坐在她的对面,他脱了外套,松开衬衫最上方的扣子,长腿肆意舒展,很是放松。

  “对了,今天南南给我看了相册。”温荼放下蛋糕,抬起眼来看他:“我还在上面看见了我。”

  陆培风应了一声,并不意外。

  “上面有我和南南的合照,好几张,原来我们还一起出去旅游过,可我都不记得了。”温荼睁着与小孩肖似的眼睛,圆圆的眼中满是不解与好奇:“你不是说,我们并不熟吗?”

  “是不太熟。”

  “……”不熟?不熟能有那么多照片吗?

  陆培风放下杯子,玻璃杯底与桌面咯嗒一声轻响,温荼目光下意识地一错,又很快重新抬起眼来,直直望进他的眼里。

  他的气质依旧沉稳,眉目精致,温荼在见到陆嘉南时,觉得陆嘉南与小时候的他一模一样。可接触多了,又恍然发觉其实两人有许多不同。

  至少陆嘉南虽然会装着稳重,可到底性格活泼,偶尔也有调皮时。陆培风却不一样,从温荼认识他起,他好像一直这样冷静,从未有过慌张,即使是陆阿姨去世的那一天,他也没有流露太多悲伤,温荼很少能察觉到他心中的想法。

  陆培风说:“你已经把那些事情都忘了,把我和他都忘了,对你来说,我和南南都是陌生人。”

  温荼皱起眉头:“那怎么能一样?你们早就认识我了,我是把这些事情忘了,但你们还记得。这对你们来说有些不太公平。”

  “没有不公平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选择忘了,想要当做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那就当做没有。”陆培风精致的眉目微微柔和下来,像是凛冬将过,吹拂过湖面的第一缕春风,“既然以前的事情都不算数了,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当做重新认识?”

  温荼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  陆培风唇角微弯,眼中透出淡淡笑意。

  他伸出右手,温荼慢了半拍,才伸手去握。他的手指骨节分明,温暖干燥,指尖还带着滚烫的热度。

  他说:“好久不见,温荼。”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