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11章 第 11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09-20 11:15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重新认识,当做以前的事情都不算数了。

  温荼几乎是逃回到家中,扑进柔软的被子里时,她的耳朵还红红的,指尖仿佛还残存着干燥热意。

  温荼懊恼地捶了一下枕头。

  她是不是被美色给迷惑了,怎么最好奇的事情却忘记问了?

  她明明是认识陆培风一家的,可她一点记忆都没了,甚至陆培风还口口声声,说与她并不相熟?

  那是温荼自己的记忆,原来不知道也就罢了,现在她知道了,难免也对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好奇起来。

  她翻了个身,碧蓝双瞳的猫咪蹲在床边软绵绵地叫了一声,温荼把它捞到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它身上柔软的长毛。

  小猫咪乖巧地待在她的怀里,一时也没有挣扎。

  猫是她回来以后才养的,跟在她身边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,被接回来时,还只是小小一团的奶猫。温荼低头看了看它,也知道它没法给自己解惑了。

  撸了好一会儿猫,温荼才想起来什么,腾地坐了起来,把猫一丢,就往楼下跑。小猫咪不满地喵了一声,宝石蓝的双眸回头瞪了温荼一眼。

  “妈!”她大声地喊道:“我上回的体检报告呢?”

  温母坐在沙发上回过头,脸色很不好看:“你不是自己去拿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荼脚步一转,也顾不得温母在楼下喊,心虚地蹬蹬蹬就往楼上跑。

  她想起来了,是被她自己给拖延忘了。

  原本温荼以为自己只是忘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再加上当初医生说没有问题,因此她并不太在意自己失去的那些记忆。可现在就不一样了,她忘记的似乎还不少。

  隔天周一,温荼在店里忙过了早餐的高峰期,和员工们说了一声,便驱车去了医院。

  她脑袋的检查报告早就出来了。

  “根据检查,当初在车祸的时候,温小姐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,至于你说的失忆问题,我也特地做了精密的检查。”医生拿出一张脑ct图:“当初你车祸时撞到了脑袋,当时就已经检查过,一般来说,经由外界的剧烈碰撞,极有可能造成脑於血,血块挤压部分记忆神经,就很有可能导致失忆。”更新最快s..sm..

  温荼呼吸都提了起来:“那我的脑袋是……”

  “你的脑袋十分健康,从一开始,就排除了这种可能。”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她就更不明白了,“医生,可我是货真价实的失忆了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失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车祸?”医生温和地道:“除了车祸这种外因,失忆也可能是你无意识之下自发的心理防卫,保护自己。”

  温度顿了顿,重复了一遍:“心理防卫?”

  “人在遭受重度心理压力时,身体会做出下意识地保护举措,本能地选择忘记这不愉快的记忆。”

  重度心理压力?

  温荼一头雾水,脑子想着陆培风和陆嘉南的脸。总不能是因为看着自己的暗恋对象结婚生子,她实在接受不了,在沉默中压抑到变态了吧?

  温荼将困惑压下,又问:“医生,那怎么样我才能恢复这些记忆?”

  “在医学上,失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手段,尤其是心理因素引发的失忆,在这方面,也许找从前认识的人打听,去以前待过的地方走走,说不定到以后有一天就能自然而然回想起来。”医生提醒道:“但温小姐选择忘记,可能对温小姐来说,那段记忆十分痛苦。”

  温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痛苦?

  在她看过的照片里,至少她和陆嘉南待在一起时,脸上笑得十分高兴,要说这底下藏了什么重度的心理压力……

  不会吧?她是那种能够强颜欢笑的人吗?

  温荼进店门时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心中仍然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。

  不到饭点,店里十分空闲,连员工也偷着懒,用手机看着时下最热门的偶像剧。一听到门口风铃响,小佳手忙脚乱地关掉了手机,站得直直的。

  温荼没在意这些,忧心忡忡地问:“你说,如果有一天我忽然把你忘了……”

  小佳:“啊?什么?老板?”

  温荼纠结地说:“就是,哪天我把你给忘了,但是我又记得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事情……”

  “失忆啊?”小佳松了一口气,无语地说:“都什么年代了,老板,偶像剧的编剧都不写这种狗血的桥段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荼坚强地把涌到喉咙口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小佳八卦地凑上来:“倒是老板,你前两天怎么样了?”

  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

  “当然是老板你的相亲啊。”小佳一脸促狭地说:“老板,我看你还发了蛋糕的照片,难道不是另一个人送的吗?”

  温荼“啊”了一声。

  趁着店里空闲,温荼给自己做了杯咖啡,她喝了一口,一边把偶遇父子俩的事情说了,一遍又庆幸:“不过相比起来,至少我认识他们俩,起码比和陌生人一起吃饭来的轻松。”

  小佳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地问:“老板,那位陆先生是不是喜欢你?”

  “什、什么?!”温荼差点被咖啡烫到:“你胡说什么!?”

  “那个小朋友平时那么有礼貌,上回老板你有事出去,他一个人过来,店里忙着一个大订单,我一时把他给忘了,让他饿着肚子等了半个钟头……他也没有发脾气,还反过来安慰我。”小佳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,“虽然是个才五岁的小孩,可看着比好多大人都稳重多了。平时家教这么好的小朋友,怎么就忽然这么不懂礼貌了?”

  温荼僵硬地捧着咖啡杯,脑子里一时有些转不过来:“那…那又和……他……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当然有关系了,老板,难道你没有发现,那位陆先生每次都是只有你在的时候,他才会来光顾吗?”

  温荼摇头:“他不是每天都来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了。”小佳左右看了看,神神秘秘地凑近她,压低声音道:“陆先生可是风途的老板,他这么忙,如果不是为了老板你,怎么会特地每天都到我们这里来吃饭?”

  “我们是朋友。”温荼坚定地道:“来光顾朋友的生意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  “那也可以订餐,叫外卖,可陆先生是每天亲自过来!”

  温荼毫不动摇:“那可能也是他的习惯。”

  小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:“老板,你怎么就不开窍呢?”

  “是你想太多了!”

  温荼心说:她都认识陆培风那么多年了,陆培风要是喜欢她,不早就喜欢上了?还等到现在?

  一看就是偶像剧看多了,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都要硬抠出糖!

  话虽如此,可等到中午,陆培风准时出现在店里时,温荼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。

  来餐厅里吃饭的人并不少,陆培风一身深灰西装,相貌出色,身姿挺拔,在众人之中也颇为显眼,从进门起,就频频收到其他人投过来的视线。

  温荼站在收银台后面,与他的视线对上,不自觉地移开了目光。

  她面不改色地盯着眼前的屏幕,手指重重戳在上面:“想要什么?”

  “招牌意面,和一杯美式,谢谢。”

  陆培风声音清冷,但很好听,像清泉拍打岩石。温荼晕陶陶的,下意识地问:“不换一个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温荼不敢抬头,心中懊恼,“我看你每次来都是意面,不换一个吗?”

  陆培风愣了一下,继而意识到什么,目光蓦然柔和下来。

  他问:“有什么是你亲手做的?”

  “我今天不做饭,只做饮料……”温荼一边说,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见他脸上露出几分失望,又连忙补充说:“我们的焗饭也很好吃的。”

  陆培风点了点头:“都听你的。”

  温荼一下没声了。

  她默默给他点了餐点,一直不敢抬头,等到陆培风去落座后,温荼才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  都怪小佳,胡说八道什么陆培风喜欢她,让她见到陆培风就忍不住想多了。怪不好意思的。

  小佳经过时,悄悄地道:“老板,你耳朵好红哦。”

  温荼恼羞成怒:“闭嘴!”

  温荼把咖啡端过去的时候,还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准备,好在陆培风十分忙碌,拿着手机,眉头微皱。温荼瞟了一眼,似乎是和谁的聊天页面。

  按照医生说的,也许和从前认识的人多接触,说不定就能想起她忘记的那些记忆。

  可陆培风只口不提从前的事情,让她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两人重新开始认识,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。

  温荼忙里偷闲,躲在收银台后面,偷偷摸摸观察陆培风。男人侧脸精致,动作优雅,好像位于有钢琴伴奏的高级餐厅。在温荼眼中,又充满了神秘感。

  连她最亲近的妈妈都不知道的那些事情,除了陆培风,还会有谁知道呢?

  下午,门口的风铃被风轻轻地吹拂着,发出细细碎碎的悦耳声响,温荼抱着手机躲在一个阳光能照到的角落里,懒洋洋地喝着热奶茶偷懒,耳边是几个客人敲击键盘的规律节奏。她昏昏欲睡时,忽然听见手机叮咚一下,弹出一条消息。

  是一个每天和她说早安晚安的小朋友发来的。

  南南:温阿姨,你可以来我的幼儿园吗?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