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36章 第 36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10-01 17:17:4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陆培风自认自己并非是最合格的丈夫,可尽管他有拖累温荼,但婚姻是双方互相付出,他也尽他所能的对温荼好,履行自己身为丈夫的义务和责任。

  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,不管是亲密不亲密,该做不该做的事情,能做的也全都做过了。他是万万没又想到,会在此事看见温荼目瞪口呆的模样。

  陆培风忍不住在心中反省。难道在温荼心中,他连一点好的地方都没有,才连这种举手之劳都值得震惊?

  陆培风认认真真把那一整盘虾都剥完了,剥好的虾仁在小碗中堆得冒尖尖,陆培风擦干净手,语气镇定地说:“吃吧。”

  温荼夹起一颗虾仁,又有一些忐忑。

  她低着头,抬着眼,小心翼翼地看了陆培风一眼,见陆培风什么也没有说,这才吃进了嘴巴里。这家店的饭菜味道不错,也或许因为这又是陆培风亲手剥的,才让温荼觉得很好吃。

  她一口气吃了小半碗,才放下筷子,问:“我们以前是怎么样的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就是……”温荼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虾仁,道:“比如说,我们会经常吵架吗?”

  陆培风莞尔,道:“会。”

  温荼心中也有预料。

  “一般都是你骂我。”

  “我?”温荼诧异地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,有些不敢相信:“我骂你?!”

  她平时很少和别人生气,别说骂人,更别说骂陆培风了!

  “因为我不听话。”陆培风微微移开视线,不敢看她,眼底藏着心虚。但他没有隐瞒,老老实实地坦白:“我总是不照你说的做,经常惹你生气。”

  温荼不解:“比如呢?”

  陆培风抿紧唇。

  他无意让温荼知道自己不堪窘迫的一面,也想要让温荼来倚靠他。生活之中琐碎又无伤大雅的小摩擦太多,起初他也不敢置信平日里温温柔柔轻声细语的温荼会发火,但后来习惯了,温荼眉头一皱,他就乖乖认错去做事。话若是说出口,说不定温荼还要嘲笑他幼稚不成熟。

  他迟疑半晌,含糊道:“有很多。”

  温荼等了半天,也没有等到他的举例,更生狐疑:“你是不是骗我的?”

  “没有。”陆培风撇过头:“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那除此之外呢?”

  “你想听什么?”

  温荼想了想:“我记得我毕业后去了一家公司实习,直到我回国为止,那时候南南还那么小,我没有在家里照顾他吗?”

  陆嘉南出生在她读研时期,温荼的记忆选择性的略过照顾孩子的事情,可研究生毕业后,那会儿陆嘉南也不大,也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,她总不可能把陆嘉南一个孩子留在家里,更不可能交给忙于工作的陆培风照顾了。

  陆培风有些困惑地看着她:“你不记得你实习的公司名字了吗?”

  温荼回想了一下,出乎她意料的,竟然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也是奇怪,这一年里,她似乎也没有刻意回想过,到如今才发现。

  而她忘记了的东西……

  温荼看着陆培风,恍然大悟:“是在风途?”

  “是,南南出生的时候,风途创立还不到一年,你帮了我很多忙。”有股份在手,不用管迟到早退,只要有事的时候去忙一忙,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照顾家庭。

  温荼兴致勃勃地追问:“那风途的人怎么没有认出我呢?”

  陆培风反问:“谁说他们没有认出你?”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平日里来光顾的客人有不少是风途的员工,温荼一下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了……

  两人边吃边说,直到一顿饭结束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。眼看着快要到了预约的时间,两人才前往医生的工作室。

  在路上,温荼问道:“那我们是怎么决定要一个孩子的呢?”

  不管是陆培风还是温荼当时的情况,陆嘉南出现的都有些不太合时宜。

  陆培风瞥了她一眼,说:“是个意外。”

  “意外?”

  陆培风言简意赅:“我们俩都喝醉了,忘记戴套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噌”地一下,温荼的耳朵迅速红了起来。

  她飞快地撇过头,抓紧了包带,面上强装着镇定,唯独在心中尖叫呐喊。

  啊!啊啊啊啊啊!

  他说了!他说了!

  冷静!温荼!你是个已婚人士了,这是一件小事!小事!

  温荼“冷静”地呵呵笑了两声,“是这样啊。”

  陆培风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  平日里他们一直有小心注意,唯独那一次两人一齐疏忽,结果就意外有了孩子。他并未做好成为父亲的打算,原生家庭也并未教会他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,在他的人生规划中,也还未有一个孩子的位置。

  但就在两人启程去医院的那一天,在踏出大门前,温荼忽然反悔了。

  他需要家人的陪伴,而他们在异国他乡,他的身边只有温荼一人,早已没有其他的亲人。在咨询过医生之后,温荼还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,并且迅速更改了之后的规划,放弃就业而选择考研,连假期都没有回国,只为了隐瞒父母,果断决绝地令他惊讶。

  他起初也惶恐不安,在陆嘉南还是个小胚胎时,就唯恐他会夺走温荼的注意,不止一次地懊恼自己的疏忽。

  但如今看来,倒也并非是件坏事。

  ……

  沈医生的工作室是在一处环境清幽的地方,两人的运气好,这会儿没有其他的病人。沈医生看起来很年纪,白大褂松松垮垮地穿着,嘴里头叼着一根棒棒糖,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,温荼很难将他和正经严肃的医生形象联系起来。她看了陆培风一眼,见陆培风面色如常,也就稍稍安下心来。

  见到她时,沈医生还多看了她两眼:“你就是温小姐?”

  温荼微惊,看了陆培风一眼,问:“你认得我?”

  “当然。”沈医生说:“我师兄把陆先生的病例转过来时,还附上了你的。”

  “我的?!”温荼又朝陆培风看去。

  陆培风也十分镇定:“你会定时去做心理疏导。”

  温荼呐呐应了一声。倒也不算意外。

  “我听陆先生说,你还失忆了?”沈医生饶有兴致地道:“是真的吗?”

  温荼点头。

  陆培风微微皱起眉头,提醒道:“时间不早了。”

  沈医生耸了耸肩膀,一口咬碎棒棒糖,带着陆培风进了办公室。

  做心理咨询时是一对一,即使是温荼也不能陪在旁边,她坐在外面的休息处等候,掏出手机便发现被留在家里的小孩儿发来了不少消息。

  难为他一个幼儿园的五岁小男孩,知道医院要保持安静,也没有发语音,艰难地打字,遇到不认得的字,还得用拼音代替。温荼回复过去,要等好久才能得到他的回复。

  她仔细辨认着,不知不觉,时间过去了许久,直到开门声响起,温荼才连忙站了起来。

  不知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,陆培风神态有些疲惫,可神色轻松,看上去状态还不错。

  他对温荼勾了勾唇角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温荼连忙说:“我还有些事情想要问医生。”

  知道是关于他的事情,陆培风也就耐心地在休息处坐了下来。沈医生扬了扬眉,转身又进了办公室里。

  门关上,温荼才惴惴不安地问:“医生,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
  “还不错。他有积极治疗,在回国之前,他的状态就已经变得不错了。”沈医生翻着病例:“剩下只要你们身边人好好陪着,尤其是温小姐你,他是为了什么回国,你应该也清楚的,作为医生的提醒,只希望你不要太刺激他。”

  温荼:“那……”

  沈医生合上病例,打断了她的话:“相比起陆先生,温小姐不用来一次心理辅导吗?”

  温荼愣了一下,迟疑道:“我也没什么需要心理辅导的地方……”

  她把什么都忘光了,从前的压力与困境,也随着记忆而消散不见。

  沈医生拿笔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。

  “你是说,关于我失忆的事情?”温荼有些不确定地说:“这也可以用心理辅导来治吗?”

  心理医生是与病人最亲近的人,所有不能与外人透露的事情,心理医生反而清楚。在得知温荼失忆之后,陆培风便将那时郁闷难过的情绪全都告诉了他,也包括自己得知的所有事情。

  温荼出了一个小车祸,却没有撞到脑袋,她的失忆更多是心理上的因素。

  “与其来问我,不如问问你自己。”沈医生摊手:“只要你能想起从前的事情,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,你就都知道了。”

  温荼眨了眨眼。

  “那你想知道吗?”

  温荼犹豫:“可是……”她也不确定,自己是否已经有了答案。万一她又后悔了呢?

  “你今天陪陆先生一起过来,难道不是做好了准备?”

  沈医生的眼睛好像能洞察人心,看透迷雾之后最隐秘真切的真相。他随手打开一首轻柔舒缓的轻音乐,语气轻柔地说:“你怎么选呢?”

  ……

  陆培风在外面等的有点久,和陆嘉南的幼儿园输入法来回数次,逐渐变得有些焦躁起来。

  他频频转头看向办公室的方向,就在他起身站起来时,门从里面被打开,温荼与沈医生一起走了出来。

  温荼朝他笑了笑,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陆培风轻轻颔首,等与温荼并排行走时,他垂眸看了一眼,又抬眼看看温荼,试探地伸出手,状似不经意地碰了一下。

  温荼很快察觉到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陆培风撇过头,片刻后,又问:“可以牵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儿到停车场也没有多少距离,可温荼看看他的样子,好像又有点可怜,想了想,到底还是伸出了手去。

  她感觉到背后沈医生的视线有如化成实质,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。温荼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做,面色如常地走了出去。

  算了,被心理医生看穿什么的,也不是头一回了。

  ……

  当天晚上,温荼做了一个梦。

  心理辅导并没有多少效果,在当时,她什么也没有想起来。

  可在夜里时,她梦到了——

  朦胧的灯光与金黄的酒液,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温馨房子里,一对被酒意醉倒的恋人,在耳边低哑急促的喘息。

  意乱情迷,缠绵缱绻。

  温荼从梦中醒来,脸颊通红,红到了耳朵脖颈,连指头缝里都羞涩不已,她目光湿润地把自己埋进了被子深处。

  竟是个春|梦!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