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37章 第 37 章

小说: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:时三十 更新时间:2021-10-01 17:17:4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下午。

  陆嘉南从幼儿园里被司机叔叔接回来,路上,他频频看向手机,直到上了风途位于顶层的办公室里,都拿着手机没有撒手。

  “爸爸。”小孩儿眼尾耷拉着,垂头丧气地说:“为什么妈妈今天不理我呢?”

  陆培风眸光微动,闻言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。他的屏幕里,也只有一串一头热的绿色气泡。

  他放回去,重新拿起钢笔,漫不经心地道:“可能是今天店里比较忙吧。”

  “这也不对呀。”陆嘉南双手托着肉乎乎的小脸蛋,脸上满是忧郁:“平时妈妈也很忙,可无论多忙,只要有空,总会回我的。我从早上等到现在,妈妈连一句话也没有和我说,妈妈平时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陆培风:“……”

  他垂眸看着面前的文件,白纸黑字,排列工整,可却让他无法再集中注意力。

  陆培风揉了揉眉心,指挥道:“给你妈妈打个电话。”

  陆嘉南眼睛一亮,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  ……

  温荼接到电话的时候,正坐在角落里发呆。

  这会儿还不到饭点,店里也没有多少人。

  手机叮叮咚咚响起,陆嘉南的大脸自拍照出现在屏幕上,温荼手忙假乱,把手机捂得紧紧的,慌张地往周围看去,生怕会吵到其他客人。除了有人闻声抬起头之外,根本无人在意这个角落里的动静。

  温荼深吸了一大口气,才颤颤巍巍地按下了接听的按钮。

  “喂?妈妈!”陆嘉南的声音迫不及待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:“妈妈,你在店里吗?”

  温荼眼神慌乱:“是……是啊。”

  “你今天忙吗?我可以去找你吗?”

  “不忙……不不不,挺忙的。”

  “那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吗?”

  “……可能不太方便。”

  小孩儿在电话里面失落地“哦”了一声,叹气声隔着手机都清晰可见,一下叹到了温荼的心坎里。她在心中懊恼:不管发生了什么,小孩到底是无辜的,她怎么能把自己的情绪迁怒到小孩儿身上呢?

  温荼连忙说:“晚饭是不太方便……但是吃夜宵可以吗?”

  几乎是立刻的,陆嘉南立刻振奋了起来:“真的吗?可以吗妈妈?可以吃夜宵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妈妈你接着忙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小孩乖巧地挂断了电话。

  温荼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话既然说出口了,也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。温荼一直在店里待到晚上九点,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之后,才拿起手机,给陆嘉南发了一个消息。

  还没等她走出店门,熟悉的车子就停在了门口。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陆嘉南按下后座的车窗,兴奋地朝着她回头:“妈妈!”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在网络横行,资源通达的现代社会,又活了这么多年头,放到更久之前,初中生理课的时候,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。

  可这也不包括……在梦见以自己为主角的小电影后,再见到另一个主角时,温荼还能保持镇定。

  身后的店铺灯火通明,温荼下意识地就要抬起脚转身往回走。但比她动作更快的是陆培风,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下,露出了里面男人俊朗精致的面庞。一和他的视线对上,温荼的脚就迈不动了。

  “温荼。”陆培风按了一下喇叭:“你还不上来吗?”

  温荼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。

  她努力在心中催眠自己,让自己不要在意梦里的那些事情,那毕竟是梦,怎么能和现实混为一谈。温荼在心中安慰了一番,好像当真被安慰到了,再看陆培风,面上也平静了下来。

  到了这个点,还在营业的店也不多,问过小孩的意见,三个人就去了火锅店。现在正好是夜宵开始热闹的时间,寻常的火锅店里也人来人往,几人特地挑了一间价格高的,因此环境也十分清幽。

  自从尝过了川菜之后,陆嘉南的口味就变得无辣不欢,红艳艳的辣椒铺满锅底,看的陆培风直皱眉头。温荼要了一碗白水,夹起来的东西都先在白水里涮一涮,然后才放到小孩碗里,如此只剩下一点辣味,却刚好是小孩能接受的程度。他吃得嘴巴红通通的,斯哈斯哈的吸气。

  陆培风夹起一片毛肚放入锅中,数了十五秒后,将美味正好的毛肚放到了温荼的盘子里。

  温荼愣了一下。

  “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?”

  温荼呐呐,倒也没拒绝。

  她的目光看遍桌上的盘子,感觉每一样都好吃,却又找不出哪一样是陆培风的喜好。刚才点菜的时候,陆培风什么也没有选。

  注意到她的犹豫不决,陆嘉南把手边盛着明虾的盘子递了过来,小声说:“妈妈,这个。”

  温荼如临大赦,连忙把明虾拨入清汤锅中。

  陆培风抬眸看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,又很快垂眸敛去所有情绪。等明虾落入盘中后,他也欣然剥开虾壳,修长的手指做这些很是熟练,最后虾仁又落入温荼的盘子里。

  他说:“这也是你喜欢吃的。”

  温荼大窘。

  她把有关陆培风的记忆忘了干净,连带着还有这些细节。温荼又是懊恼,前面十几年的事情她可没忘,怎么暗恋归暗恋,她连陆培风的喜好都没有掌握?

  她只知道陆培风不爱吃葱蒜香菜,不爱吃萝卜南瓜,只记得他不喜欢的,却没记住他喜欢的。

  陆培风又给她夹了一片毛肚。

  吃好夜宵后,已经是接近十一点的时间。陆嘉南喝多了饮料,问了服务生厕所的位置,自己乖乖地跑去上厕所。

  眨眼间,桌上便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  这个时间点,连店里都没有多少人了,每一桌的位置隔得开,连服务生也站的远远的,给足了客人们空间,就让温荼感觉自己在与陆培风独处一样。

  她一下子回想起了昨夜的梦境,让她此时坐立难安起来。

  陆培风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游移,看起来有些慌乱,只是他不动声色,只当做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  “什么?”温荼回过神来。

  陆培风道:“回来以后,南南一直在念叨,还想要在和你出去玩。”

  温泉山庄之行也就是前两天的事,温荼还记得清清楚楚。在那儿发生的事情还印象鲜明,陆培风一提,她就立刻回想了起来……那个带着酒意的亲吻。

  其实也只是嘴唇贴着嘴唇,并没有大胆的深入逾矩,甚至远不如她梦里面的激烈——温荼已经反应过来,那大概就是她与陆培风从前的经历了,不知道是不是沈医生心理辅导的作用,但第一次回想起来的是这种事情,让温荼也有不知所措。

  可与陆培风亲密,却也是在她记忆之中,破天荒地头一回。

  她目光游移,眼神乱瞟,不敢看陆培风。

  “温荼,你想了一天了,是怎么想的?”

  “什么?”温荼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。

  那天晚上,陆培风没有刨根问底,只给她留足了思考的空间。

  温荼嗫嚅说:“这才过去两天……”

  才两天的时间,她根本来不及细想。

  “需要我告诉你更多从前的事情吗?”

  温荼的耳朵腾地红了。

  陆培风的目光缓缓下移,在她红的似滴血的耳垂上停留片刻,灯光昏黄,让温荼害羞的模样也好像带上了一层朦胧暧昧的滤镜,她的眼睛湿润明亮,圆润地下唇微微抿起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自己之外,陆培风最了解的人就是她。

  她的眨眼、咬唇,不自觉抓紧衣角的手指,每一次小动作背后的意义,他都清清楚楚。

  每一次温荼动情时,便都会眼睛湿润地望着他,眼底的水光好像他的万千柔情,潋滟泛滥,每每到此时,他总是情不自禁。

  陆培风摩挲着指腹,目光幽深,他深深地凝视对面人耳垂上的嫣红,仿若有只猛兽在胸膛之中焦躁不安不安地拿着利爪抓刨。

  直到陆嘉南小跑着回来,才打破了两人的沉默。

  在商场楼下的甜品站里给小孩买甜筒的时候,陆培风也给温荼买了一个。一大一小两个人手牵着手,吃冰淇淋的模样都如出一辙。先一口咬下尖尖的顶端,再将层层的花边舔成圆润的弧度,一口一口,把螺旋尖顶花边的甜筒吃成了一个圆球。

  接近午夜的马路空荡荡的,一路通畅的回到家里,车子停下的时候,母子俩才一齐慢吞吞地吃好甜筒,一口将脆皮底端的小尖尖咔擦咬碎。

  陆嘉南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,满足地道:“妈妈,我们下一次再一起吃夜宵吧。”

  温荼摸了摸他的脑袋,再看了陆培风一眼:“那我进去了?”

  陆培风目视前方,握在方向盘上:“嗯。”

  ……

  半夜,温荼洗好澡,撸了一把猫后,才躺进了舒适的被窝里。

  睡着之前,她先摸出手机玩了一会儿。

 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陆培风发来的消息。

  是一个装饰物的照片。

  温荼眯着眼睛,仔细辨认了一番,那个装饰物底部还有着拉斯维加斯的英文。

  陆培风:【记得这个吗?】

  温荼:“……”

  温荼又点开照片,仔仔细细看了一眼。

  那是一个略缩的城市模型,放在一个圆形的底座,看上去并无特别的地方,是随处可见的纪念品。

  陆培风:【那天我们领了结婚证,知道我们刚结婚,是老板送给我们的。】

  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,是旅途中偶然碰见的路人的善意,但温荼对此十分感激,特地摆在了家中最明显的地方,好像是见证他们婚礼的牧师一般。

  温荼摩挲着屏幕,指尖拂过上面的英文,脑子里隐约出现一些画面,却又转瞬即逝。

  当晚,温荼又做了梦。

  依旧是酒精迷醉的场合,灯光明亮,却又朦胧不清,两个被狂放刺激的气氛所影响的年轻人。

  他们大胆地拥抱,亲吻,在这个不分白天黑夜的地方,像是释放了所有桎梏的枷锁,将心中最热情的欲|望都展现了出来。

  于是他们做了有生以来最为大胆的事情。

  一张薄薄的结婚证,没有被任何亲朋好友祝福的婚礼,只有牧师与路人见证。

  温荼梦见了,在一家酒店的双人套房里。

  夜晚的霓虹辉煌,她与陆培风的新婚之夜。onclick="hui"